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空网】成长(1—2)

这大概是一篇对小空充满希望的文文,真的超级心疼他,有时候也会思考SPA的做法,面对一个人死和一群人死,如果有一天必须要自己来抉择,到底自己会怎样来抉择……虽然很不公平,但大概自己到时候还是会选择尽量少的牺牲,那如果有一天自己是被选择的那个人呢?可能会难过,会生气,会不甘,但自己大概也会选择妥协吧,毕竟要背负那么多牺牲来活的话,其实也很累,很辛苦。

但我也认为,一次两次的无奈可以接受,三次四次的牺牲却会让人产生怀疑,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真的正确,是否真的值得,小空大概也是如此吧,所以真的心疼他,希望他在金光后来,可以越走越好,不再对过往的念念不忘,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当然,如果是和网妃一起就最好了(#^.^#)。

 

章一

 

对于戮世摩罗,网中人开始是没什么感觉的,一个助帝尊称霸天下的工具而已,还算好用,就算位列邪神将之位,他也是没有太大感觉的,毕竟他也从来没有将自己看得与邪神将一样。 

后来发生什么了呢?

网中人自己也说不太清楚,那小杂碎似乎拿到了鬼玺,在魔世,鬼玺的权威自然是能够让万民臣服的,可惜的是,网中人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万民中的一位,或者说,魔活到一定年岁的时候,什么鬼玺啊,绝对权威啊,甚至于血统,都不能成为主导自己行为的主要原因,而真正可以让自己臣服的,是心。

很难理解,中原不少人说,魔人怎么会有心,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魔人为什么不能有心,或者说能存活于世的动物里,有几个是没有心的?只不过是行事准则不同而已,前任邪神将的行事准则和那些中原人一样,不就相处的很好嘛?现在魔世里,策君不是和帝尊合不来就一直窝在沉沦海,美名曰镇守后方吗?

这魔吧,达到一定的能力后,哪里是一个鬼玺就能吹动的?也只有曼邪音她自己还在苦苦撑持这一土得掉渣的制度。炽阎天不久愤然而死了么?从某种情况而言,似乎魔的行事标准还更为简单一点,虽然简单也并不一定意味着好就是了。

那小子掌握了鬼玺,自然是不可能让网中人服气的,所谓的背叛也就在所难免了,要单说起打架的话,就算十个戮世摩罗,网中人也是不怕的,可惜的是,这小子是个顶顶狡猾的,别说他现在狡猾狠心又没有底线,就单说他以前还是单纯善良美好的小空的时候,单论智商,网中人也是拍马都赶不上的,所以这场斗争,网中人没有意外的输了。

输了就输了呗,他网中人也不是没有输过,习武之人总是会输的,他不是输不起的人,只是这一次输的却是心。我们前面谈过,这魔吧,尤其是能力越强的魔,他所有的主导行为的标准可以说是非常随心的了,网中人自然是能力高强的魔,而现在,他把自己的心,输给了第三十四任帝尊,一个从来没有被自己认可的,有着中原血统的普通人。

心都输了,其余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原则啊,血统啊,统统作废,就只有这个人,满心满眼的都只有这个人。邪神将和公子开明不也是输给自己的心了么,只不过他们心里住的是一种理念,而他的心里住的是一个人,除此之外,没什么不同。

戮世摩罗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可能是过早的经历了一些他所不能承受的背叛,再加上也没个什么人疏导,长歪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网中人就默默的看着这个人别扭着,然后他发现,剔除和这个人作对,或者说真的静下心来打量这个人族少年,就会发现,其实他也没有多么高明,就是比较能说会道而已,而且这样的言语,十句里面就有九句是骗人的。

哈,小骗子。

可是,这世间,又有谁能一生不被言语所骗呢?一次两次的挑逗可以不在意,十次百次却难了,尤其是这样的挑逗有时候还会真的会付诸于实际。

爱将啊~吾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么?

那人吊儿郎当的坐在王座上,手里还拿了一只翠梨,看不出心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说,你不回答,吾就当你是答应了哟。说着又咬了一口梨。

梨子这种多汁水果魔世是比较少的,丰沛的果汁,沾染在那人的的薄唇上,看起来亮晶晶的,有点诱人,鼓囊起来的脸颊让本来就包子脸的人看起来更添几分可爱,网中人心中一动,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来这个人是又去过中原了,这么远的距离,也亏得他高兴一次又一次的跑了。

网中人觉得有点饿,然后看着那人吃梨似乎也蛮开心的,于是他也在桌台上拿了一只,打算开开素,却没想到被人制止了,那嚣张的少年坐在他对面,说,爱将啊,动别人东西之前好歹也该和吾这个主人打打招呼吧。语气有些惯常的夸张,但也不能从此来判断他的话意,于是网中人停手了。

如果网中人白目一点,或者没有那么骄傲的话,它可能还真的就问了,然后那人肯定会啧一声,然后愉悦的拒绝你,喜欢玩弄人心的人。

看到网中人停手,那人似乎有些满意他的识趣,于是丢掉自己才吃了一半的梨子,说,走,爱将,我们去规划江山~

语气听起来很是欠扁,网中人再如他所愿就不是网中人了,于是他哼了一声,放出身上的气劲,震开靠拢过来的戮世摩罗,直直的走出了议事厅。

戮世摩罗觉得好笑,但又没有人陪他笑,所以他只好不笑了,捡起地上的梨子,发现也不能吃了,就用脚把它踏碎,看起来稀糊糊的,挺脏的,连垫在地上上好的羊绒地毯都被弄得狼藉不堪,这下戮世摩罗开心了,挥挥手招来宫女,说,把这块地毯拿下去烧了。

走出议事厅后,网中人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想问雪山银燕来此何事吗?算了,还能有什么事,身世呗。

还没长大的小子。

哼。

 

 

要说有一天网中人会向黑白郎君告饶,那是他以前打死都不会想到的事情,所以很自然的,他随后就死了,为了救那个臭小子。他自己倒觉得没什么,反正有蜕变大法嘛,死不了的,就是不知道自己下次活过来的时候,这臭小子还在不在,毕竟谁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多少年过后呢?

那小子说,你不要忘记我。

真够让他为难的,这种事情哪里是他能够决定得了的,但是,他就是很想答应他,于是他说,我会记着你,永生永世。

这样令人羞耻的台词,我们看来当然比较基啦,但对于当事人而言,似乎还挺难受的,随后戮世摩罗就漂流到了东瀛。

言语不便,行止受阻。一身病体,异国他乡。

要怎样才能完成留给那人的誓言呢?这成了醒来后,他每天思考的问题,于是他决定抄起自己的老本行,骗人。

不是没有势力么?没关系,找一个有势力的人,骗过来就好。

醒来过后,交流成了最大的问题,于是迫于生存压力,他只好快速的让自己掌握这里的言语,好在脑子够灵光,脸皮也厚,没用多久,他就可以用简单的语言和这里的人交流了,再凭借着言语修辞的技巧,审时度势的机敏,一步一步的上位,胧三郎成了他下手的目标。

其实也没那么好混的,能成为一代枭雄的人,都不是脑子有坑的人,只不过他棋胜一着而已,或者说,他看准了胧三郎的死穴,欲望,但胧三郎却看不透他,甚至还以为自己看透了他,这人吧,不怕蠢,就怕明明很蠢却故作聪明。

在御魂笑光辉看来,胧三郎就是这样的人,甚至于在自己被追杀的时候,他也依旧这样认为,哈,怕你吗?谁还没有个底牌呢?

久违的修罗国度的标示。

吾,亲爱的——妖神将啊。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