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空网】成长(3)

这篇文很短,目前预计四章,一万五千字左右,章四大概得修修才能发。

嗯,就这样吧。

 

章三

 

重回修罗国度的时间选得挺好的,魔世内部内乱严重,几乎没用什么功夫就一统了修罗国度,但难的是如何统一魔世。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偶尔听听网中人和公子开明的嘴炮,结果往往是以网中人的一声“哼”画上句号,总之,感觉吧,这么活着似乎也不错。

雪山银燕听说他二哥回来后,专程过来看了看,结局自然是不欢而散,尤其是知道他和网中人的关系后,就更是如此了。

雪山银燕觉得他二哥有病,又觉得是网中人给他二哥下了毒,否则好好地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于是他找了网中人,要他放了戮世摩罗,网中人当然是没有理他的,可后来是怎么回事儿呢?说不大清楚,反正是打起来了。

要说雪山银燕的功夫,那自然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网中人也愿意和他一战,可惜战至中途,却被闻讯赶来的戮世摩罗截了胡,这让网中人有点不快,但也没说什么,挥袖离开。

戮世摩罗看网中人走了后,对着雪山银燕说,银燕,我们谈谈吧。

二哥,你……好吧。

魔世的风景不如中原,绿色植物太少,花又太艳,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别扭,显得有些诡谲。雪山银燕拿不准他二哥的心思,只好在后边跟着,亦步亦趋。

戮世摩罗走到星河湖边,前路已被阻断,于是他只好往回走,来不及刹车的银燕差点和他二哥撞上,于是戮世摩罗伸手稳了稳银燕的身体,说,这么多年了,怎么走个路还这么莽撞。

听着戮世摩罗刻意放低的声音,衬着这样的夜色,居然还显得有些温柔,雪山银燕很是高兴,他二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同他说过话了,在这样气氛的烘托之下,让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以前了,那时候他们都还不大,笑闹相谈,同榻而眠。

雪山银燕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戮世摩罗打断了,他说,银燕,以后还是别来这儿了,这到底是魔世,你一个中原人老是过来,这不好。

雪山银燕一惊,忙想问二哥此话何意,却又被戮世摩罗截了,他说,银燕,我们不可能像以往一样了,你能明白吗?

雪山银燕急了,拉着他二哥的衣袖问,你还在怪爹亲和大哥吗?可爹亲和大哥也是……

也是有苦衷的,对吗?戮世摩罗笑了,掰开雪山银燕紧抓的手,说,我不怪他们了,真的,但,我们也一样回不去了。

为什么?雪山银燕愣住了,似乎他二哥的这句陈述句是个无法回答的疑问句一般,让他难以理解。

戮世摩罗这次没有像以往一样和他吵起来,而是拍了拍银燕的肩膀,说,他们有他们的苦衷,我知道了,但我,也有我的选择,你明白吗?

雪山银燕不明白,于是戮世摩罗只好将自己的话一遍一遍的解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说,我知道他是中原领导,身负千万人的期望,在那种情况下,他也好,俏如来也罢,都不可能因为私情选择保我,我明白,即便是我自己,也不见得能做到选择自我,但是银燕,这样的事情,可一可二,却不能再三再四,我也是……会难过的。

可是,可是爹亲他们也不想这样的。

是,这样的事情谁也不能怪,要怪也只能怪天意弄人,以前我怨天尤人,恨天意待我如此,怨父兄累我苦痛,但现在不同了,我仍旧怨天,却不再尤人,但这也并不代表我可以将这一切全部磨灭,毕竟若真的放下所有,我就不再是戮世摩罗了,而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所以……银燕,没用的。

雪山银燕以前一直不喜欢他二哥说话太过气人,也不喜欢大哥每每谈话都语带隐藏,可是今日,听着戮世摩罗一点一点把话语掰碎了给他听的时候,那些原本晦涩的言辞便如同一把尖锐的细沙,膈着他的咽喉,让他难受。

是因为……网中人吗?

戮世摩罗抬头看了看旁边石壁上的花,随手摘了一朵,拿在手里把玩,似乎在思考怎样解释这个问题。

啊,对呀,就是他啊。

他比我们,都重要……是吗?最后一点疑问,语带哭腔,不用想都知道问话者的难过。

……

今天的二哥,真是出奇的温柔啊。

但为何话中的意思,又决绝的厉害呢?

他是我……戮世摩罗的所有。银燕,你的二哥是小空,而我现在是戮世摩罗,你大了,要习惯这身份的变更所带来的改变啊。

银燕,别再来了。

……

二哥,你……不要,我们了吗?

花朵离了地,不久就蔫了,皱皱巴巴的一坨,有些难看,戮世摩罗将它往星河湖一掷,激起一圈圈的涟漪,但很快这点子动静便再度回归平静。

……

是啊,我不要你们了。

我要学会为自己的人生做规划了,所以,银燕,我不能再对过去念念不忘了。

 

留下雪山银燕一人在星河湖畔怀疑人生,自己则先返回王宫,没几步便遇上了网中人,他说,不后悔吗?

戮世摩罗歪头想了想,说,谁知道呢?又说,至少现在是不悔的。爱将以后可千万别给我后悔的机会啊。

看着戮世摩罗那不正经的表情,网中人真不想太给他脸,但到底也是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适时的闭嘴了。

可戮世摩罗却不愿消停,缠着网中人就要往人家脸上盖章,铁蛛面具阻碍了他的进程,于是他就抬手去摘,却让网中人拦下,说,要做回屋里做。

戮世摩罗蹬鼻子上脸,还就非要现在做,网中人劈手就是一掌,却被戮世摩罗隔开,反手将那人往怀里带,又用舌尖舔舐他的耳朵,湿滑的触感让网中人迟疑了一秒,戮世摩罗就趁机将人抵在树上,为所欲为。

爱将啊,戮世摩罗将自己的那物放进网中人内中,似感慨的说道,良辰美景,佳人在怀啊。

网中人不爱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说话,可戮世摩罗却极爱在这种时候瞎哔哔,要是能让网中人脸红害羞,就越发觉得有成就感。于是他说,爱将啊,那药你用了吗?

果然,一提及这个话题,网中人就忍不住羞恼起来,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内中一阵夹绞,让戮世摩罗差点受不住交代在里面,于是他讨好的亲吻着网中人的脖颈,哪里血脉跳动,异常敏感,安抚似的说道,放松点,疼,还是不是我爱将了呀。

网中人被他弄得没法,就说,你能不说话吗?

那哪里能成,嘴天生就是用来说话的,戮世摩罗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还是说爱将要用它做些别的什么?哎呀,人家听不懂啦,会不好意思的啦,说着又是重重一顶,快感顺着脊背传入大脑,网中人只好抓过那人的脑袋,将那说个不停的嘴给封住。

戮世摩罗一点也不意外对方的行为,反而很是投入的转移了这个吻的主导权,加速了下身的动作,没过多久双方便达到高潮,结束了这场意外的野合。

由于没想到会在外边做这事儿,身边也没什么可以清理的,入夜的水都很凉,即便网中人不怕,可那边还有雪山银燕啊,他自问还是没那般不在意,只好接受了戮世摩罗的提议,就着他的衣物先擦擦,余下的等回去再弄。

一路上自然是尴尬非常,网中人的脸色青了又青,戮世摩罗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做那出头椽子,只得匆匆吩咐了女官,快些备了热水,帮着他做清理,当然此间兴起,难免又弄了两回,等真正入睡的时候,早已是深夜了。

戮世摩罗给网中人搽了药,熄了灯,拉上被子,从后面抱住那还在闹别扭的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网中人开始还应和两句,后来就不答话了,可见是真累了,想睡。于是戮世摩罗只好把玩着那人的长发,将脑袋放在那人的肩窝,较之以往,备加黏人。

网中人,你只能是我的,知道吗?

网中人早已熟睡,哪里能答他的话,于是他就当网中人默认了。也不知道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要玩到什么时候才算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