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2)

章二:逼不得已言初恋

这次的饭局是为迎接霹雳大学校学生会新人,来的自然都是相互之间不熟悉的人,这其实也无所谓,反正4年一过,你可能依旧不熟悉,能遇见志同道合的人成为朋友是幸运,不能遇见也是正常。

说来谈无欲和疏楼龙宿也算老相识了,还没上霹雳大学之前,两人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学校与学校之间总会有竞争,当时疏楼龙宿作为学海无涯——霹雳三中,文科班的栋梁之才,自然也是各种赛场的常见人物。

那年市里面举办了一个即兴写作大赛,龙宿和谈无欲都被自己的学校作为代表选手推举上去,结果谈无欲赢了。

龙宿就想,要不是剑子仙迹这个赔钱货比赛前非拉着自己抹黑打游戏,第二天自己也不会晕晕惶惶的去参加比赛,所以对着剑子几天都没有好脸色,但一想到自己不是正常发挥,对第一名的归属不是自己也就释怀了。

可释怀归释怀,在得知自己真的与冠军失之交臂之后,心里到底还是有几分失落的,然后他委托老师将谈无欲的作文拿来看看,这一看,觉得对方还有几分才华,便心生结交之意,然后交陪着交陪着,就变成了好友,龙宿就感叹道,傲笑红尘果然是自己的克星,要不是他,自己早就去一中了,这样就不会遇见这个天杀的剑子仙迹,磕磕绊绊多年。

席面上吃吃喝喝,虽然相互之间并不熟悉,看起来却也热热闹闹的,这时一个绑着马尾的蓝发女孩穿过拥挤的桌椅人潮,端着一个塑料杯子走到他们桌前,说,谈同学,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不能,不能,不能,如果有时间回溯的机器,肯定会有来自未来的谈无欲的抗议,只可惜,现在没有。于是还年轻的谈无欲说,当然可以,同学,请问吧。

请问,你有耍朋友了吗?

一时间,热闹的火锅店一角瞬间安静了下来,只留下咕咚咕咚煮汤的声音,疏楼龙宿眼带戏谑的把谈无欲望,周围其他人也是陆续开始起哄。

傲笑红尘坐在邻桌,筷子上夹着鸭肠,他倒是不甚在意这边的情况,但周围的气氛却由不得他不在意,好在他是背对着这一桌的,只用听其声,不必观其人。

那时候太年轻了,情商太低,明知道对方想问的是什么,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避开,于是谈无欲只好实话实说,没有。

那妹子接下来的话就很意料之中了,巧了,我也没有,那谈同学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吗?

试一试啊,一时之间,周围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嚷嚷着让试一试,说,人家妹子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再不试试就太不给面子啊。又说,人家妹子长得不错,又是同乡,多适合啊,考虑考虑嘛。

说什么的都有,但一看对方笑意洋洋的样子,谈无欲就熄了想法,阴无独,你也太绝了吧。

谈无欲喝了口啤酒,脑中思考着该如何礼貌的拒绝。

嗯……其实,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

我不信。阴无独握着手里的杯子,亮晶晶的一点泡沫都没有,居然是一杯白的。

谈无欲默默的将手移动到了旁边的花生牛奶,看了眼疏楼龙宿,肚子里开始胡编乱造,说道,我和他,高中相识,都热爱文学,说来也是缘分,大学我与他又选了同一专业,但是早在以前我就知道他另有中意之人,我和他大概都是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吧。

说着,似恼恨一般的喝了一大口花生牛奶,只把白汁儿当黄酒,醉一曲多情无情梦。

总之,做作极了。

阴无独不甘心,说,反正他也不喜欢你,你不如考虑一下我呗。

女孩子说到这份上了,周围的人也有些讪讪了,暧昧不明,又男女有意的时候,起哄叫祝福,一方已无心的时候,起哄就叫胡闹。

谈无欲拿起杯子,似幽怨的看了一眼龙宿,说,我爱他,至死不渝。语完,花生牛奶见了底,又使了个眼色给学长。

学长接到提示,马上站起来说,阴无独啊,这次大冒险你可失败了吧,快罚酒快罚酒。

周围的人一听有人出来打圆场,也都随声附和了起来,让那些隔得稍远的还真以为这就是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了。

阴无独就一点好,给个台阶就下。胡乱调侃了几句,这事儿也就揭了过去,当然,要让阴无独死心还是比较难的。

旁边的疏楼龙宿知道谈无欲是打趣自己,但还是被他炙热的表白给恶心到了,觉得又是好笑又是无聊,抬脚向旁边踹去,剑子仙迹正在涮毛肚,冷不丁的被踹了一脚,身体没守住平衡,加上桌上本来东西就满,一挥手就把龙宿放在边缘处的油碟和热汤给哗啦了下去。只见那火辣的油碟和着滚烫的汤汁就顺着疏楼龙宿的紫衬衫一路滑到了腿心,画出了色泽艳丽的江山油渍图。

我去你大爷的剑子仙迹。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