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5)

章五:愁绪千千惹非议

第二日一早,谈无欲果然感冒加重了,贪凉又熬夜码字,等起床时,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倒把疏楼龙宿给吓着了,声音喑哑,眼睛红彤彤的,流着鼻涕有挂着眼泪,样子别提多狼狈了。

疏楼龙宿和谈无欲自来不是爱起早床的人,谈无欲还好点儿,但龙宿确是不到最后一秒不起床的,自然的,等这二人收拾整齐出门的时候,教室里面早就坐满了人,仅有的两个适合的位置就在前面第二排傲笑红尘边上,那里一般少人坐。

思考了一秒,谈无欲只得和龙宿尽量不引起过多响动的坐了过去。

这边谈无欲还想带个笑脸,让君枫白和傲笑两人往里面挪挪,虽然关系不好,但好歹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可傲笑此人却永远有办法让人更意料不到。

那人蹭的一下站了起身,椅子立刻收起,在安静的教室发出清亮的响声,收拾了桌上的水杯和课本,强硬的掰开君枫白,做到了座位的另一边。

这……

承受着班里人打量的视线,谈无欲登时火大了,一激动,鼻子一酸,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这……太他妈丢人了。

上燃的火气顿时灭了。

旁边的君枫白吓了一跳,连忙起来打圆场,说,红尘待会儿得去厕所,所以想坐边上,你别在意哈。

周围的同学一看谈无欲都被气哭了,也不好再盯着这边看,纷纷私下议论,觉得傲笑红尘太过分了。

龙宿到是知道真相,可傲笑红尘的态度也同样惹恼了他,立时就要发火,但被谈无欲给拦住了,现在已经很丢人了,他实在不想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尴尬局面。

恰好此时上课铃也响了,想到寂寞侯的课,大家都闭了嘴,这位老师身体弱,但在他的课上,却少有人敢捣乱,不然他会让你挂科挂得很感动。

 

那边傲笑红尘还没有从昨晚的梦中清醒过来,所以谈无欲一向他走过来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就想逃,逃往之后又觉得后悔,太伤人面子了。可是要道歉却又说不出口,听着周围的人小声议论着谈无欲哭了的时候,心里的愧疚感又上一层。

旁边的君枫白在课桌下悄悄的戳了他一下,皱着眉头看着他,表示疑惑。

傲笑红尘不太想和他说这些事儿,表情纠结的摇了摇头,顺便偷偷瞟了一眼谈无欲,果然哭了,眼圈红红,神情恹恹。

哎,这都什么事儿啊。

谈无欲这样子,怕不止是因为自己这个举动,否则生气就可以了,但他现在哭了啊,怕还是因为是自己做的这样的行为吧!

傲笑红尘抓了抓头发,寂寞侯讲的课啥也没听进去,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愁月和无忌在一起的时候,他这辈子情路怎么这么坎坷啊。

自己只是想安静的谈个恋爱,没想到还扯出三角恋,还是冤家路窄的类型。

一想到昨晚梦里面那人说我错了还不行吗的神情,再错眼看看旁边的人,居然还是眼泪汪汪的,桌上的纸巾堆了又堆,君枫白瞪了傲笑红尘一眼,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你看看你,办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傲笑红尘也是有苦说不出,一把一把的薅着自己的头发,搞得讲台上的寂寞侯频频蹙眉,差点怀疑自己今天讲的理论是不是太难了,怎么把人给愁成这样。

那边谈无欲也是越想越气,越想越羞,再加上有点发烧,整个人有点晕晕惶惶的,时不时脑子里闪过一些激烈的手段,譬如——杀死傲笑红尘却不用坐牢的一千种方法。

想归想,但付诸实践却是不太可能的,谈无欲一边不断幻想,又一边用现实打断自己的幻想,自我折磨得厉害,就在此时,疏楼龙宿在课桌下踢了他一脚,往傲笑红尘那个方向挑了挑眉,谈无欲顺眼望去,一看那人似乎打算起身,联系刚刚君枫白的话,这人可能是去上厕所了。

要不要去厕所来一次群殴?

旁边疏楼龙宿立起巨大的古诗词分析课本,小声的建议到。

谈无欲抽出纸巾,抹了抹又流出的眼泪和鼻涕,小声说,群殴就不必了,怎么能用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相比呢?我打算从智商上来碾压他,你就不必跟来了。

不就是撬墙角这点子破事儿,又不是我干的,嗯……又不是我导致的……呃……又不是我故意造成的,就算有错,那也是小错,至于记这么久吗?

小气的男人。

那个被定名为小气的男人傲笑红尘,目前正在卫生间里思考人生,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哪有这样伤人面子的,还是一个喜欢了自己多年的人,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没错,本来就没那个意思,早点拒绝也好,免得拖着人家。

一想到这儿,他不免又想起愁月来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被甩了而已,男人嘛,谁没经历过这些呢,他其实只是有点难过而已,并没有怨过谁。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看到谈无欲,他就能想起这事儿来。

以前吧,还能怨怼说要不是谈无欲总带他小师弟来班上,愁月也不可能认识无忌,更不可能导致后来的分手。

可是现在呢?自己早就明白了,有些事儿,可以怨天,但却不能尤人。若是愁月真心喜欢自己,就不可能会因为无忌和自己分手,或者说,即便愁月真的喜欢自己,那也得承认,感情是会变的,那人有了更喜欢的,就放弃了自己,也是正常。

他也只是有点不甘心罢了。

可是这和人谈无欲又有什么干系呢?自己和愁月的关系也没有公开过,你还能不予许别人为自己的朋友帮帮忙啊。只不过是迁怒罢了。想想那人对自己的爱意,自己没重视就算了,居然还没有意识到,每次见面也总是不欢而散,让人家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也是过分了点。

就这样在厕所隔间里思考了好一会儿,傲笑红尘居然还对谈无欲产生了几分愧疚的感情。

不得不说,有时候傲笑红尘的脑回路真特么神奇。

可思考再久也终有结束的时候,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厕所的门打不开了。

不可能啊,霹雳大学的厕所门是简单的插销锁,外面那个铁把手就起了个装饰作用,怎么可能会出现门打不开的情况呢?

接连试了两下,发现真的打不开,傲笑郁闷了,该不是有人对自己恶作剧吧,喊道,外面有人吗?

有人吗?当然有,谈无欲小小吸了吸鼻涕,生怕大一点力气就吸到嗓子眼里去了,回了声,有啊。

这……这是谈无欲?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