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空网】成长(4)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个走向了,真想如藏A一般大吼一声:不应该啊!!!!!

 

章四:

和凶岳疆朝的对战是再所难免的,双方也算是老对手了,对于彼此的路数也都门儿清,所以这场战斗比的还真就是实力。这样一来,凶岳疆朝就比较吃亏了,早在修罗国度重建之前,他们就实力大损,此番再次对战,难免力不从心,可百足之虫还死而不僵,何况还是称霸魔世一方的凶岳疆朝。

双方之间的斗争,历经数月,从漫漫春华到秋风飒飒,帝女精国的圣弦主也曾多次为此事相见戮世摩罗,但成果都不甚明显,久而久之,凶岳疆朝也就知道,这场战事,怕是不死不休了。

网中人作为魔之右手,肯定是先锋中的一员,戮世摩罗是帝王,自然不会亲自上战场,这样粗粗算来,他们也将近半年未见面了,对着这空旷到连落雪都能听闻的宫殿,戮世摩罗觉得自己还是怪想念他的。

他经常去信,但网中人很少回,大多是就着情报一起回,每次都还让他别整这些没用的,显得有些薄情寡义,可戮世摩罗就爱他这口是心非,于是信笺一点一点的累积,自然也就积少成多了起来。

戮世摩罗闲暇的时候,也会翻看以往网中人给他的回信,信虽然都很短,但对于他的废话,网中人确实一一回答了的,而且每次必然是以,下次不要再来无聊的信了为结尾,可戮世摩罗从来不听,还是把自己身边的一点一滴都记录在册,给那人送去,什么今天院子里的花开得太丑了呀,或者凶岳疆朝那边天气怎么样啊之类的,搞得网中人很是郁闷。

他不太明白这小子怎么越来越黏人了,因此每次收到信笺之后,往往都是有用的就留,没用的就烧,想起来就回,忘了就算了。

凶岳疆朝是块硬骨头,即便较之以往实力大减,但到底有不少护国之师,眼下又将战事拖至寒冬,在战线拉长的情况下,还要保障补给不断,这让公子开明很是为难,见天儿的催网中人动作快点,否则等真正寒冬腊月的时候,不说凶岳疆朝有没有能力反抗,他们自己的物资补给就是一个大问题。

可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圣弦主虽说两边战争她站中立,可悄悄运往凶岳疆朝的物资确是一份不少,到底是掌握一方势力的女人,哪会没有自己的考量呢?

魔世势力三分,凶岳疆朝居于北地,地广粮少,民风剽悍,自来是魔世最强,好在人数稀少,不耐久战,是以强虽强,但要一统魔世却也不太可能。当然,它自持武力强盛,经常与南边的帝女精国和修罗国度发生冲突,也无外乎粮钱二字。帝女精国的领袖大多为女子担任,本届的圣弦主亦是女中豪杰,向来分得了轻重,她帝女精国女子众多,大将又几经折损,战场实力实在不强,但地理位置却是极好,高山为屏,江河为界,物产富饶,所以一直采取两边帮的战略,谁弱他帮谁,力图稳定三方局势,一时之间也在魔世那群主和派的人中颇得了几个好名声。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是想要在寒月之前结束战争,难。

网中人走进中军帐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下雪了,窸窸窣窣的,不算大,但确是一个信号,告知他们,历时三个月的寒冬,就要开始了。

修罗国度北接凶岳疆朝,西邻帝女精国,南挨魔世通道,去往中原,物产算不上丰富,自给自足还是可以做到,但今年为了备战凶岳疆朝,抽走了不少兵丁,粮食等自然会减产不少,如果想要度过难关,帝女精国就不能开罪,否则腹背受敌,得不尝失。今战事久而未断,又近寒冬,不少将士的心,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坚定了,魔世虽然不像中原有年节,但冷天也是习惯休憩的,要在这样的情况下提高士气,不是家国大仇,那就得有明显的利益可图,可是……眼下确是都不具备。

这让网中人很是苦逼,明明就只差一步了,只要寒冬再慢一点到来,再晚半月,不,只要十天,他都可以有把握让凶岳疆朝从此消失在魔世的地图上,但,这不可能。

寒冬已经来了,魔世的寒冬,那是凶岳疆朝天然的庇护所。

绵长的战线让网中人不得不思考如何在寒冬到来之前撤回安全地带,其心情,可想而知。

收到网中人的情报的时候,戮世摩罗窝在他的寝殿里,看着圣弦主遣人送来的信笺,其大意无外乎是同为魔族,赶尽杀绝还是不太好,她愿代凶岳疆朝作保,以银钱五百万两为凭,希望修罗国度暂且放下仇恨。又说眼下寒冬,军士需要休憩,北地寒冷,怕是不能适应,愿以三万石粮,十万石棉为前定,保将士度过寒冬。

钱粮白给,立刻兑现,即便现在撤军,也不怕不能安抚民心,且一路凯歌相随,那真是面子里子都齐全了,其实这个条件挺诱人的,戮世摩罗笑了。

这时候近臣又呈上一份邸报,网中人的书信亦在其中,挑挑拣拣的看了看,无外乎是今年寒冬早至,不少地方已经冰封冻路,年成不好,求款求粮,打开网中人的书信的时候,里面赫然是公子开明的笔迹,剔除废话连篇的哭诉外,能得到的消息大致有两类,一寒、二粮。

真的是非常无奈啊。

于是就是战是和的问题,戮世摩罗专门开了一次朝会,会上众人吵吵嚷嚷,半天没个结论,一方说,不能给凶岳疆朝喘息之机,另一方又说,寒冬将至,需要考虑如何固守国本。一者说对方不懂家国大事,一者又说对方穷兵黩武,叽叽喳喳没个结论,反而都求到戮世摩罗头上,纷纷要求帝尊做主。

巧了,他刚好也看戏看腻了,于是说,右文臣领诏,邀帝女精国圣弦主,凶岳疆朝应龙师于三日后申时三刻会见,地点为三方汇集之所——十里长亭。

 

约见当天,戮世摩罗故意晚到了一刻钟,圣弦主到是没什么,悠悠的点了一盒香,似乎今儿本就是为了赏雪而来。到是应龙师的脸色很是难看,一见到戮世摩罗,便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帝尊约见,自己却姗姗来迟,修罗国度好大的架子。

戮世摩罗笑了,拿出刚刚在路上特意摘的两枝折冰花,说,修罗国度最近折冰花开得甚好,小子年幼,沉迷其中却不自知,下面的人又忘了提醒,路上难免有所耽搁,还望两位国主多多见谅,宽宥一二。

后面跟来的近臣顺势将花托至两位国主面前,圣弦主后的宫娥接过托盘,将那枝折冰花承给她看,晶莹剔透,香气逼人,确实美丽非常。只是眼下送花,却是显得有些挑衅了。

折冰花,折冰花,常年盛开在极寒之地的象征之花,凶岳疆朝自古以来的国士之花。虽然此花并非只开于凶岳疆朝,在帝女精国和修罗国度的高寒之地也有寥寥,但,魔人皆知,折冰花一向是凶岳疆朝的象征,从不予许他人指染。

戮世摩罗,他是故意的。

应龙师一看那托盘中的折冰花,果然盛怒非常,一张酱色的脸深深泛起不正常的潮红,但也可能是怒极反而无话了,拿过花枝,紧紧的,一丝一毫也不肯松懈。

折冰花,折冰花,凶岳疆朝的国花,却从不肯只绽放在凶岳疆朝的国土。

戮世摩罗假意到了个歉,随后落了坐,对着圣弦主说,鲜花赠美人。

样子很是轻浮,惹得圣弦主身后的墨雪不沾衣频频蹙眉,转眼觑见旁边对着折冰花若有所思的应龙师,那样子,似恼恨,又似幽怨,就像面对的不是一枝花,而是一个深爱多年却背叛自己的情人,戮世摩罗被自己的解释恶心到了。

三方会谈,与其说是会谈,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勒索,凶岳疆朝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筹码。

修罗国度的要求其实很过分,但对于凶岳疆朝而言,却是没什么所谓的了,他们目前除了那广袤的被雪覆盖的土地之外,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就算是要人,也是拿不出的,所以这里面泰半的条约,与其说是对着他们凶岳疆朝,不如说是对着帝女精国。

一时之间,应龙师到是不着急了,反正无论如何,凶岳疆朝是不会亡的,与其现在纠结这两派之间的争锋,不如好好想想寒月来临之际,凶岳疆朝将如何度过寒冬,来年开春,又该如何修复这战争所带来的损伤。

圣弦主和戮世摩罗就关于战争如何结束争执了起来,圣弦主要求修罗帝国军队撤离四方围以北的地区,凶岳疆朝赔偿修罗国度马匹十万,分5年还清,钱粮共计1100万,先由帝女精国代还3年,其后连本带利分20年还清,但原属凶岳疆朝的陆末朝市需要暂时交由帝女精国统辖,直至凶岳疆朝还清欠款。

四方围四方围,四方以北是朝臣。凶岳疆朝国土面积太大,但有用的太少,四方围以南明显有利可图的不外一二边镇,三两通口,且地域过于宽阔,防守难度顿增,即便戮世摩罗有心吃下,怕是迟早也得吐出来。现在他风光无限,占得大头,也就集聚了凶岳疆朝所有的恨火,有朝一日待凶岳疆朝缓过劲儿来,头一个针对的,就是修罗国度,到时候,雪消冰融,四方围怕真就是修罗国度最佳写照了。

打蛇不死反成仇。

可能真是债多了不愁,戮世摩罗丝毫没有考虑到以后,反而要求更加过分,不仅四方围以南要拿,此后凶岳疆朝的国主任命也需要经过修罗国度的同意,二等大臣及以上官员的任命需要报备修罗国度,否则不利于两国之后的和平往来。

圣弦主蹙眉,这样的要求,其实就是相当于将凶岳疆朝至于修罗国度之下了,应龙师怕是不会答应,且一国之主的任命需要经过他国认可,这就变相掌握了凶岳疆朝的国权,下一任国主也好,下下任国主也好,只不过是修罗国度扶植的傀儡罢了,这对于帝女精国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值得欣慰的好事儿。

这样做,怕是过分了。圣弦主拨了拨鼎炉里面熏香,原本快要消逝的香气,一时之间再度馥郁了起来,戮世摩罗很是闻不习惯,故意做作的打了一个打喷嚏,装出一副被香气熏到的样子。

墨雪不沾衣提剑的手,紧了又紧。反倒是圣弦主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安慰道,冬月将至,风冷天寒,帝尊虽是少年心性,但终究还请注意加衫啊。

戮世摩罗碰了个软钉子,只得道,确实不若圣弦主风华依旧。

帝尊说笑了。

这边话语机锋,让人心思几转,那边应龙师看似心不在焉,却也思量颇多,不论如何,凶岳疆朝此次若想重整山河,这屈辱肯定是要受的。

戮世摩罗,你又能再活多久呢?

他,等得起。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