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7)

章七:各有所思会错意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和谈无欲在耍朋友?”

这话直白得让傲笑有些尴尬,但却又是事实,不容他辩驳,只好僵直的点了点头。

“我的老天啊,你们这翻转也太大了吧。”君枫白神情怏怏的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去趟厕所就捞一男朋友。”

“怎么说话呢你?”傲笑红尘不乐意了,什么叫去趟厕所捞一男朋友啊,那他男朋友成什么了?

“什么怎么说话,实话,酸话,风凉话。”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打算整理待会儿要的材料“没天理了,今天明明是我挨着人家坐的,怎么就瞧上你了呢。”

君枫白兀自在下边儿叨叨,傲笑却转身上了床,他需要休息一下冷静冷静自己的思绪。

这边在匪夷所思,心累纠结,那边却是在上演苦情桥段。

“你一定要走?”床上美人,眼底含泪,音色低哑,声声诘问。

床边男子,俊秀挺拔,一脸凝重,“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回来。”

“你骗人。”泪珠顺着清瘦的脸颊滑落,“你去了就不会回来了。”

男子扶额,似是不能承受美人的诘问,伸手调节了输液的速度,说,“回来给你带蛋糕,乖哈。”

这语气,活像包养了个二奶,回来给你买个包哈~

“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明天去吗?”美人伸出自己细长而苍白的手指,紧紧的拉着男子的手……机不放。

“我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你好好的,一会头牌他们来看你。”

“不,别走,至少……至少再让我缓存一集布袋戏……”

……

“好吧好吧,你动作快点。”

龙宿的网是挺快的,没多时就去找剑子了,同样带走的,还有他身上24小时不关的移动热点。

人生悲苦,谈无欲拿着自己的手机,滑动了一圈也收不到WiFi信号,无语问苍天,为何要把校医院修得这么偏僻。

打点滴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什么精力来玩手机的,在这期间,你会头脑昏沉,只想睡觉,可是一旦真睡了又怕点滴打完了忘记叫人,于是只好强撑着精神看剧。

本就精力不振,又是夏日炎炎正好眠的午后,眼睛皮耷拉着耷拉着也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最先感知到的是医院外闹人的蝉鸣,尖锐的叫声被拉得很长很长,生生拖出了点懒洋洋的味道,和着书页翻动时的磨察声,无端让人觉得静谧美好。床边做了个人,背着光,没来得及看清样貌,谈无欲挣扎着抬起眼皮,对方也很快察觉了动静,翻动书页的手指停了下来,起身来到他面前。

“你醒了?”

怎么会是……他?

 

傲笑红尘本来是在图书馆自习的,可却被君枫白的一通电话赶到校医院来了。事情还得从两小时之前说起。

周五下午,一直是霹雳大学的活动日,用于处理各个学生组织的活动,今年最大的事情就是10月的笑蓬莱赞助事宜。

笑蓬莱是苦境市一家著名的娱乐产业,靠着歌舞行业起家,发展到现在也算小有规模,在霹雳国的影视歌舞行业,也算挺有名气的。笑蓬莱的老板娘金八珍当年也是从霹雳大学毕业,作为难得的杰出校友,笑蓬莱每年也是要给霹雳大学贡献不少钱。

金八珍是个爱计较的,本来是不爱搭理学校这事儿的,她就读于文学院,但却只爱诗词,文学书籍之类也看,但却不爱分析内中作者到底要表达什么,只跟着自己的理解来,有些地方就难免会与主流思想产生不合,可当年的霹雳大学又老爱搞这些形式主义,她不喜欢,索性随了自己的性子,自己填词唱曲,为此还专门去学了乐器,如此一来,功课上就难免有些不忍直视,当时的老师们很是看不惯她,好在她有一个强大的室友练峨眉,和老师关系不差,才跌跌撞撞勉强毕了业。

混出些名堂后,学校那些领导也开始客气起来,时不时的邀请他们这些人参加校庆等其他什么活动,左不过就是要帮衬着学校点儿,金八珍本就对学校没有多少好感,所以也就没有多热情,可再不热情也不能拒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练峨眉现在还是文学院副院长,就这个节骨眼儿,做姐妹的,怎么也得帮一把。

事情是肯定要做的,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得漂亮,于是金八珍就用自己的公司名义做了一个活动,每年10月中旬,出一笔费用,用来支持学生活动。

当然,不可能对每个学生团队的活动给予支持,所以这就涉及到一层一层的策划演讲,俗称推销,取三个名额,当然也有暗箱操作,至少年年文学院是跑不了的。

君枫白作为文学院学生会策划部的新晋小鲜肉,就被那些老学长欺负过来凑人数,大会议厅里坐着各个学生组织的代表人,他们脸上的表情也不一而足,大体可以分为三类,身为大一的菜鸟,叽叽喳喳的兴奋着,好像自己是今天活动的主角,这样的人最多;其次就是身为大二的老鸟,满脸便秘的表情,一看就是被人硬派过来充数的,他们往往就是组织的代表人;最后则是少见的大三的油条,他们往往就是这个活动的负责人或者有能力获奖的那几个大型组织,当然,一般都是陪太子读书。

文学院、计算机与电子信息学院、音乐学院,都是这个赞助的常胜学院,所以也就隔得比较近,君枫白非常巧合的坐在了素还真的后面。

会场有些吵闹,龙宿打电话来的时候,难免嗓门就大了点,于是君枫白就从他的言语中知道了谈无欲现在在医院,转背就打了电话告诉傲笑红尘。

那厢傲笑红尘接了电话,收拾了书本就往校医院赶,赶到门口却又放慢了脚步,心里有些忐忑,暗想进去了该说些什么,在回廊上来回走了好几趟,脑中模拟了十几种场景,做足了心理建设,才推门而入。

没成想,里面的人却睡着了。

盛夏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印在那人的脸上,原本白皙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粉,心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一时间,所有的准备都顷刻被瓦解。

小心翼翼的掩上门,放慢了输液的速度,却又看见掉在对方脖颈处的手机,只好伸手将手机轻轻的从对方手中抽出。

谈无欲睡得有些靠墙,可能是哪里比较凉快,这就导致傲笑红尘不得不俯身才能够得着那手机,这下两人便靠得极近了。谈无欲倒好,沉睡梦中,对眼前事儿毫不知情,傲笑红尘到是有些遭罪,谈无欲抓手机绝对算不上紧,但却位置有些尴尬,不是很好移动,为了不吵醒谈无欲,傲笑红尘只好靠得更近一些,一时之间,那人的呼吸近在耳畔。

谈无欲外貌绝对算不上传统意义的好看,喜欢他的可以说成仙儿,不喜欢的却也可以贬称鬼,不无论怎样,他总是足够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

谈无欲醒来的时候显然没有想到傲笑红尘会在,正尴尬着不知如何是好,可对方却比他镇定多了,起身倒了杯白开水。

“喝点水吧”

谈无欲接过,小小的抿了一口,脑子如浆糊一般开始打转,思考傲笑红尘的来意。

难道是洗衣机的事情又要反悔?

这边谈无欲脑中在思考傲笑的来意,那边傲笑却在思考该说些什么,两人没有共同爱好,也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往事,甚至于在一起都是靠别人单方面的强求,傲笑红尘真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话题,只好尴尬的拿了只苹果。

“你吃个苹果吧”

谈无欲点点头。

“那,我给你削。”

谈无欲眼睛一转,再次点了点头。可心里想的却是,想反悔,门儿都没有,我是打死也不会主动提起洗衣机的事儿的。

于是傲笑红尘拿起了水果刀,谈无欲瞟了一眼,没说话。傲笑红尘开始削苹果,谈无欲又瞟了一眼,还是没说话。最后一个白生生的苹果出现在谈无欲面前。谈无欲看着傲笑红尘,却又立刻错开眼神,MD,居然还有些心虚。

他在偷看我?

他在收买我?

一样事情,两种心思……

谈无欲尴尬的接过苹果,道了声谢。

傲笑红尘只得不痛不痒的回了句不用谢,然后开始收拾水果皮。

如果说尬聊也是一种能力的话,毫无疑问,这二人之间的尬聊水平无限接近于零。

就在傲笑红尘已经打算问要不要再吃一个苹果的时候,素还真顶着一脑门儿的汗冲了进来,然后时间静止了。

素还真倏地到了个寒颤,也不知是被空调给冷到了,还是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了。

“傲笑红尘!!同学……也在啊?”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