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8)

这篇文真是拖了好久了……近期内一定会尽快完结o(╥﹏╥)o    前几天老谈的生日人在外地,没有时间来写,真是遗憾,今天回来,恰好又是端午节,就赶紧摸了一小节表示还活着,嗯,祝老谈和傲笑粽子节快乐吧,嘿嘿。

 

章八:

那日傲笑红尘看见素还真进来,多少有些不知所措,收拾了桌面后便匆匆告辞,徒留素还真和谈无欲两人相对无言。 

“你和傲笑红尘和好啦?”素还真关上门,一脸八卦的样子凑过来。

谈无欲翻了个白眼儿,“你觉得呢?”

一把推过靠近的大头。

“没和好人家给你削苹果吃,这班委可真是古道热肠啊。”

“想死是不是,”谈无欲见不得素还真的调侃,开口也没啥好话,好在两人互怼惯了,“我觉得他就是想反悔……”说着蹙起眉头,把上午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素还真拿了个香蕉,开始琢磨这事儿。

“其实吧,他想做什么不重要……”

谈无欲没说话,他知道素还真的意思,傲笑红尘的想法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行为给了一个双方可能和解的契机,可是……和不和解对他而言重要吗?

明显无所谓。

“谁稀罕啊。”说着又躺回床上,左右摸索,也没见到手机,怪了,怎么没有?

一看这标志性的动作,素还真就知道这这网虫在找什么,拿过床柜边上的手机,“这儿了,自己放的东西都能忘记,服了你了。”

“话说你啥时候养成这么良好的习惯了,还知道把手机放在一边。”

突然觉得手机有点烫手。

“哼,谈某一向品行兼优。”

素还真挑眉,一副你开心就好的表情让谈无欲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粗声粗气问,“你来干嘛呀?”

这话可就真不太客气了,素还真也有点来气,“来看你这个傻逼啊。”

谈无欲一扬眉,“想打架是不是……”

“我说师弟啊,你怎么总也学不乖呢?你现在这病西施的样子是要和谁打呀。”

谈无欲开始不理人了,自顾自的刷手机,素还真叹了一口气,拿过旁边的刀子削苹果,谈无欲瞥了一眼说:“别削了,我不吃。”

“这你可真想多了,我自己吃的。”

……

“素还真你就是来气我的吧。”

“又想多了不是。”素还真叹一口气,说,“哥是真心实意来给你出主意的啊。”

“少来,你是谁哥呀。”

“哎,这都是小问题,不要计较这些细节,我就跟你说一句,既然人家都投诚了,你也不要太计较了,其实你两个问题也不是很大嘛,顺着台阶和解了多好啊。”素还真苦口婆心的劝导,一反以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你另有目的啊。”谈无欲眼睛一转,眼角带笑的看着他,“坦白从宽。”

素还真到是一副二皮脸的样子,靠近谈无欲,“哎呀,有目的没目的又能怎么样,就说肯不肯帮忙吧。”

听到他这样说,谈无欲也开始装模作样的拿乔了,抢过素还真刚为他自己削好的苹果,缩在墙角打趣的望着他,“哎,帮忙这种事情吧,我是向来对事不对人……你不妨说说你的事儿?”

素还真眼睛一转,然后笑了,有点坏心眼儿的那种,“是素某的终身大事啦,谈弟不肯帮忙吗?”

……

看着谈无欲明显呆住的表情,素还真趁热凑过去又是一记暴击:“对,我给师弟你找了个嫂嫂,怎么样?惊不惊喜?”

 

 

宁静的夏日夜晚,各个宿舍只留偶尔的闲谈和唿扇的电扇隐隐作响,713宿舍却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咯吱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素还真他在追妹子?”龙宿嗖的一声儿从床上坐了起来。弄得铁架子床咯吱咯吱的作响。

“你别激动啊,”谈无欲在床的另一边,手里刷着论坛的帖子,一点儿都不放过,嘴里还念叨着,“这妹子还是个搞艺术的啊……长得还挺好看的……不可能会看上素还真吧。”

“你唧唧歪歪些什么啊,链接给我,我也去看看。”龙宿一人在床的那边着急。

哎,只能说,谁言妇人才八卦,古今男女皆相同啊。

“嗯,给你链接了。”谈无欲继续看手机,时不时还来评价两句,弄得龙宿是理解不能。

龙宿点开链接看了两眼帖子,全是一些什么类似女神你真美,女神好棒之类的没营养的评论,

“他追他的妹子,来找你做什么?”

“还能怎么,人妹子肯定看不上他呗。”谈无欲对于素还真吃瘪的事情,是从来不吝往最坏的方向去想的,“你认识海殇君不?”

“听过,网宣部的……老大?”

谈无欲在那边把关于风采铃的信息全部浏览了一遍,然后得出结论,这妹子绝对不会看上素还真这个理工男的,他其实很想看看素还真头疼,为情所伤的样子,这足够他笑一年。

小子,你也有今天。

“今年笑蓬莱校园赞助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多新鲜啊,这事儿还有不知道的吗?”

谈无欲不理龙宿的态度,又神迷兮兮的说,“那你应该知道我们院和赞助商的关系吧,这次网宣承办方肯定落在我们院。”

说到这里,龙宿也就明白了,估么着是打算凑个人头,但紧接着又说道,“那干嘛不去找组织部,那美女能歌善舞,还怕不成?”

“哎,若是仅仅要求上台,那是怎么都成的,”谈无欲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可人家要的是协办名额呀~”

这下龙宿也蹙眉了:“协办名额呀,作为音乐学院的代表方,给出有利的策划方案,拿一个也不过分呀,这也不难吧。”

“作为音乐学院的代表方当然不难,可难就难在她也不是音乐学院的代表方啊。”

“学院不会同意的。”

这次赞助说白了,就是文学院靠着自己的关系才拉来的,本不需要和任何其他学院分享,但金八珍是个商人,对他而言,投一分钱就要有一分收获,所以她的赞助带点商业性质,这样一来,这个赞助就需要经过校网宣部的审查,审查通过后,由校网宣部召集学校各个大小的单位来承办此次活动,当然,既然是文学院找来的,肯定还是以文学院为主要承办方,可近年这个活动越办越大,越来越有影响力,学院经过沟通,决定让更多的组织参与进来,增加活动的名气,譬如计算机学院,音乐学院等,但总体不能超过5个就是了。从质量上来讲,承办单位中文学院要打头,从数量上来讲,文学院以及下辖其他组织要占据多位。

在这种打破头的情况下,一个说不上来什么的组织想要一个协办名额,这……异想天开。

“学院这边当然不会同意,又不是傻,别说她风采铃现在成立的这个社团只是一个新社,就算她的社团到了五星标准又能怎样?除了社团联合会这样一个团委下辖的学生组织外,它还有哪些依靠呢?根本成不了气候。所以嘛,人才想到海殇君呀。”

“我X,素还真这脑洞也太大了吧,人海殇君凭什么卖他面子呀,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疏楼龙宿看素还真不顺眼已经很久了,现在逮着个机会,当然不会忘记损他一番。

“海殇君当然不会卖他面子,但海殇君会卖一页书面子啊。”

“那他干嘛来找你,你和一页书的关系可不怎么样吧。”

谈无欲听到这句话,内心直摇头,“你知道傲笑红尘和海殇君是什么关系吗?”

这一问还真把龙宿给难住了,听见那边没有动静,谈无欲自己解释道:“听说海殇君是傲笑红尘的侄儿……”

疏楼龙宿:……

疏楼龙宿:“我靠!官僚啊,代表广大的普通学生鄙视你们。”

说完便躺下睡了,一副拒绝和官僚分子进行交流的样子,哎,真是殊不知自己才是真正可以算得上官僚阶级的大佬。

而谈无欲则对着手机暗自思考,手机的白光将他的脸也照得泛白,看起来有些阴恻恻的。

第二天一早,谈无欲就在龙宿的唾骂声中坐到了傲笑红尘的边上,扬起一个无比真诚的笑脸说:“傲笑同学,昨天多谢你来看望我,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表示自己很懵逼:“……”

傲笑红尘懵逼中回了句:“好……好啊。”

 

评论(1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