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9)

还有三章就可以完结啦,开心。

这章角色很ooc,各种狗血,慎看慎看,各位务必做好心理准备。

 

章九:

章九:

如果谈无欲要诚心和一个人打好关系,一般那人是抵挡不住的,傲笑红尘在人情世故方面并不能算得上多么优秀,自然也就不是他的对手。

今天是周五,只有上午一节课,还是近现代文学赏析这种通史选修课,一般来讲这种课谈无欲不是翘掉,就是在翘掉的途中,倒不是说这种课他不喜欢,而是这个老师为人有点强势,总喜欢把他自己的解读作为标准答案,要说他的解读还行的话,那也不是不能接受,可惜他的解读并不能让谈无欲接受,再加上又是周五上午的第一节课,想着连空三天的人也并非没有。

是以一节大课,人却寥寥。

今天分析的文章,是林觉民的《与妻书》。国仇家恨的背景,儿女情长的柔情,对于一个骨子里追求正义公平,偶尔还会以暴制暴的有着几分浪漫侠客情怀的人而言,台上那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批判性评论方式显然不太得傲笑的心。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谈无欲在旁边小声嘀咕,又说,“用现代标准来看也是挺好的,既没有过于虚浮也没有过于严肃,怎么就两不靠了?怪了个哉。”

傲笑红尘听了这话也是有些赞同的,小声的附和一句:“确实如此。”

这下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谈无欲絮絮叨叨的把对这个老师的不满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听到认同的地方傲笑红尘也会附和两句,说上些自己的看法,遇上不认可的地方也会交流探讨,而谈无欲思考后,也会给出自己的意见。

这种感觉和龙宿时的不一样,他们两人太契合了,以至于对老师的看法,对作品的理解都惊人的一致,到最后往往会变成两人无水平,单方面的吐槽,这种感觉也和素还真交流问题时不一样,他们二人都太希望赢过对方,交流之中往往太过猎奇求新,以至于忽略作品本身,只求自己的见解能够比对方更新颖,更精辟,到最后就变成二人抬杠,郁积满肚子的气。

可和这个人在一起探讨问题就不一样,他的思维见解和自己处于同等,但却又并非一致,他会看到自己没有注意的地方,也能理解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心平气和再加上一方的曲意契合,这场课堂间的探讨自然就很是舒畅,傲笑红尘喜欢谈无欲精炼新颖的视角,谈无欲也欣赏傲笑对作品细致深刻的解读,君子和而不同大抵就是如此了。

一来二往间,平日漫长枯燥的赏析课居然也显得不那么难熬了,真是神奇。

 

既然是要请客吃饭,去食堂就显得不太有诚意了,再三思考下,谈无欲决定出一笔血,带着他去校门口的一家网红小酒馆吃菜。

现下才上午十点多,即便是网红店,此刻人也不能多,这么冷冷清清的倒比平日的人来人往更能凸显这间店面的设计主题——萌萌少女心。

谈无欲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把书放在一边,大佬似的招呼傲笑做他对面,傲笑红尘看起来有些犹豫,迟疑了两秒,谈无欲觉得他可能是不好意思,毕竟这店有点粉嫩,不太符合他纯纯男子汉的形象。

于是谈无欲觉得自己这店选得真好,虽然和解是和解了,但要是能无伤大雅的让对方出出糗,以此来缓解积郁多年的愤恨,似乎……也不错?

傲笑红尘本来是有些纠结的,但看谈无欲好像真的特别喜欢这里,内心小小的不好意思抗拒一下之后,也就从善如流的落了坐。

这还是他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这么早吃午饭呢,还是和自己男朋友一起,这,算是约会吗?肯定是了,这餐厅看起来就不像普通吃饭的地方,傲笑红尘心里有点麻麻的,就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挠他一样,有点陌生,不算舒服,但也不讨厌,这算什么感觉呢?

傲笑红尘悄悄打量着谈无欲,对方拿着笔,点着菜,一脸幸福的样子。

或者,其实,他们真的可以试一试,也许会适合呢?

这边傲笑红尘脑补厉害,决心将这段感情经营起来,那边的谈无欲却在思考喝的是要亲吻蓝沙好还是椰风之恋好,要说按照他的想法,啤酒最好,再不行可口可乐、雪碧也可以,但这里没有卖的。

网红店就是不走寻常路,总是卖些贵得让人心疼却并不值得……至少现在觉得不值的东西。

趁着饭菜还没上来,两人就顺着上午的话题继续展开,从描写缠绵悱恻爱情文学的鸳鸯蝴蝶派一直聊到以农村生活为主的荷花淀派,随意的表达自己的好恶,装模作样的批判针砭,硬要做出几分文化沙龙的味道,那眉目飞扬的轻狂劲儿,让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服务员端着两杯椰风之恋过来,一杯红的,一杯蓝的,思考了一下,将红的放在谈无欲面前,蓝的放在傲笑面前,杯子上的吸管还贴心的弯成了两个爱心。

谈无欲看着这杯有点娘气的饮料,心里迟疑了大概三秒,故作镇定的喝了两口,嗯,甜甜的,有点酒精味儿。

傲笑红尘确信自己是没有点任何饮品的,见酒杯摆在他面前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可这一红一蓝的,还有两个小爱心,又将他的疑惑憋在了心底,想来服务员是不会搞错的,那么,会是情侣款吗?

傲笑红尘学着谈无欲的样子,小小的搅拌了一下,然后低头吸了一小口,怎么办,似乎还有点小高兴耶。

 

他的肯定比自己的好喝,谈无欲觑眼瞧着傲笑红尘,瞧着对方喝了一口酒后,表情都不一样了,原本英气的剑眉星眸也和软了许多,看起来也很高兴的样子,可现在问他喝的什么会很没面子吧,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算了,回去问龙宿也成。

随着时间越来越靠近中午,餐厅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穿着粉色吊带连衣裙的美人站在柜台那边向这里张望,但越看似乎越觉得奇怪,修长的眉毛也越蹙越紧。

“还真,那是你师弟吗?”风采铃拉过在一旁定位子的素还真。

素还真却没有抬头,笑着说:“你看花眼了吧,我师弟女朋友都没有,哪里会来这种地方?”

风采铃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看花了眼,毕竟她和谈无欲也不认识,只看过他们的照片,疑惑之下也只能继续观望。可越看越觉得没错,那人实在太像。

“你看看吧,我真的觉得那是你师弟。”

素还真当然是不怎么相信的,可奈何自己的女友坚持,只得回身去看。

……

卧槽,谈无欲,你怎么会和傲笑红尘来这情侣餐厅!!!!!

 

“哐啦”一声开锁,谈无欲哼着小调进了宿舍。

“呀!”一束发紫电光突然从头顶而下,被照中的谈无欲吓了一跳,只见龙宿打这个手电筒在床上一脸狰狞的盯着他,“你干嘛呀,在寝室怎么不开灯,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

“你今天一天干嘛去了?”

“贿赂官僚去了呀,你不是知道吗?”谈无欲放下书,开始找衣服,这天儿可真热,才一会儿就出了这么多汗。

“贿赂能贿赂一整天?”龙宿不信,“卖身也不过如此吧,至于吗你。”

把找好的睡衣往肩上一甩,拉开窗子,得意的说:“以前不至于,但现在嘛,嘿,我还就要素还真吃这个瘪。我先洗个澡,等会儿再跟你说。”

“你先别去,等我把话问完……”

可惜人已经进了盥洗室。

德行,到时候还不知道谁吃瘪呢。

龙宿躺在床上腹诽,没一会儿又听见手机响动的声音,划拨一看不是自己的。

“老谈,你电话。”

“啊?你说什么?”

龙宿翻了个身,下床,大声喊道:“你电话。”

“哦哦,帮我拿一下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谈无欲回去后,傲笑红尘也很快回了自己寝室,看见宿舍卫生间有人,只好先打开电脑开始做短期出行攻略。

等君枫白出来的时候,傲笑红尘也刚好将出行攻略做完。

“哟,红尘,回来啦,”君枫白拿着帕子擦头发,“这一整天都去哪儿啦。”

“也没去哪儿,就吃了个饭。”傲笑红尘打开衣柜找衣服,听得出来君枫白是有点八卦的打听,可他今天心情好,不在意。

“那你这饭可吃得够久的。”

“嗯……还聊了会儿天,散了会儿步,反正……就那样吧。”

“太虚伪了,你能把嘴角放下来再说吗?都弯成钩子了好吗?”君枫白看着一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室友,,一时间竟有了单身狗的愤怒。

“有这么明显吗?”傲笑红尘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君枫白白眼一翻,做了个不想理人的表情。傲笑红尘也没继续纠结,拿着自己的衣物进了洗手间。

这谈了恋爱的就是不一样,君枫白擦了一会儿头,又无端觉得气闷,把帕子往椅子上一丢,算了算了,搞不懂,还不如打一盘排位。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