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10)

下一章就可以不误会啦,终于要完了,开心~

 

章十:

蒿棘区是本市边上的一个旅游区,靠近浊世江畔,遗留了一大片古镇,是目前国内开发的最大旅游古镇之一,但由于近几年才开始对外宣传,而且古镇这种景点,本身对于现在的旅游者而言,不太具有吸引力, 所以人流量并不是很大,还算清净。

这个周末蒿棘区那边准备办一场现代网络文学交流会,由几个比较出名的网站合办,来的也都是些网络作家,重量级的很少,但大多自带粉丝体质,有不少青少年就很喜欢,是以知名度还是有的,其中就有一个很受谈无欲喜欢。

一莲托生算得上是网络作家的鼻祖了,换句话,那就是说这一位在网络文学这一块儿是相当有地位的,而奠定他地位的就是那一部《兰若经》,这儿名儿一听似乎是一部佛教作品,嗯,其实却是也和佛教有一些渊源,但却不是什么普度众生的东西,而是一部围绕一座寺庙展开的惊悚推理作品,谈无欲是其忠实粉丝。

而另一位大人物就是真的在现今文学领域有一定地位的人物了,那是他们副院长练峨眉女士的师兄——号昆仑教授。

号昆仑教授本来是没打算来参加这个交流会的,但想到这里离霹雳大学很近,自己也和师妹很久没见了,也就来了,反正跟来自己也不用花钱,就当免费旅游了呗。

坐了2个小时的汽车,一路颠颠簸簸的来到蒿棘的谈无欲两人,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酒店,好在现在快捷酒店多,还能网上预订,所以在这方面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安顿下来后就直奔会场。

这种交流会换个词也就是另一种促销会,打着文化交流的旗子,买着堆积多年卖不出去的书本,几个写手东一坨西一堆的站在一旁,瞎吹乱聊。

傲笑红尘和谈无欲到场的时候,会场里刚开始的那些客套话已经差不多要讲完了,不一会儿就到了读者提问时间,谈无欲座位靠后,想来主持人也是很难抽到他来提问了,没想到傲笑红尘到是一直坚持不懈的举手示意。

但结果……肯定是不可能抽到他两个的。

读者问答环节最后是一个八卦的小女生对一莲托生提问,她道,有网上造谣说您在《兰若经》中,用自己弟弟的名字来命名大魔王吞佛童子,后来受到家庭暴力,这是真的吗?结果一莲托生有些尴尬,说,关于这个问题,我来澄清一下吧,这其实并不是造谣。

现场一片哗然大笑,然后结束。

 

结束后,这些知名作家自然就后台走了,说实话,没能和偶像聊上几句还是有些遗憾的,可事情就是这样,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如你所愿,然后两人就在会场瞎转悠,然后两人就被他们的院长练峨眉女士给提溜住了。

练峨眉是谈无欲的直系导师,按理来讲本科生导师对于自己的学生,是不可能太在意的,除非这个学生很出色,巧了,我们谈无欲同学还真就特别出色,也一直是练峨眉心中的好学生,得意门生,早就被划拉进了保研对象之一。

这次在会场能够遇见,少不得带着他两个一起去认识认识自己的师兄,于是本来计划着逛完会场就在古镇游览一二的两人不得不将自己的行程改为陪老师聊天,心里不免郁闷加惊喜。郁闷当然是原定游览计划只能搁浅,惊喜则是能见到闻名已久的大家。

号昆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激进文学爱好者,现在年纪大了,脾气也下去了,见到两个小辈,心里也很是开心,他知道这是他师妹的得意门生,于是也象征性说了两句场面话,知道他二人是专门过来参加这个网络文学交流会后,也聊了一下现下网络文学的趋势和潜力,他说他看过谈无欲的一些短篇文章,文笔不错,尤其是反讽意味很浓厚,但有时候作品的言辞太过晦涩,有些卖弄,这样不好,年轻人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了解多了才能写出更好的文章,才能靠内容取胜,而非简单的靠文字的排列组合,流于表面。

谈无欲对此谦虚的接受了,但真的有没有真的听进去,那就难说了,毕竟有些体会,那就真不能是别人说说就可以改变的,得自己去经历。

而傲笑红尘嘛,号昆仑看到他的时候倒是频频点头,说,嗯,果然人如其名,把傲笑红尘弄得一头雾水,总之,就是一场普通而客套的见面。

好在号昆仑年纪是真的大了,天刚擦黑不久就闹着要回旅店,练峨眉也只好先送他师兄回去,留下这二人继续逛。

蒿棘区位于浊世江畔,境内支流众多,所以桥梁什么的也比较多,晚饭后的两人顺着沿江大道走,隔着绿化带,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温热的江风吹在脸上,隔江而望,就是那巨大的古镇,灯火闪烁,流光溢彩,漆黑的天空就是最好的幕布,衬着这凡世美景。

傲笑红尘在一个缓坡带的护栏边停了下来,说:“你知道吗?其实这里以前是没有护栏的,后来为了旅游安全才修的,那时候我还经常在这江里游泳,我姑姑他们还在这里放过河灯。”

“你是蒿棘人?那你后来怎么又去了半斗坪?”谈无欲靠在护栏边,吹着江风,望着对面的夜景,这里离闹市区有点远,但却能将对面的景色一览无余,也算一个好地方了,除了有点蚊子。

“初二那年,我爸调离到半斗坪,如果没意外,应该又是10任职,那时候半斗坪的中学都可有名了,我妈也希望我能去个好点的学校,所以我们一家都搬过去了,然后考了市一中……遇见了你。”

说道后来的时候,傲笑红尘的声音低低的,很是温柔,谈无欲看着他的侧脸,眼睛亮亮的,似乎对岸每一盏灯都化为小小的光点,融在那黑亮的眼眸中,一时间,所有的景色都不入眼,所有喧嚣都不入耳,大脑停止思考,时间按下暂停,能听到的,是自己的心跳,能看见的,只有他。

“傲笑红尘……”谈无欲呢喃着,却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直到对方问怎么啦才晃过神来,他对自己的失态感到好笑,说:“要喝酒不?听说蒿棘的酒全国有名。”

傲笑红尘点点头,笑着说:“好啊。”

等再次回到河边,两人手里拎了个大袋子,里面白的啤的一大堆,还有一盒蚊香和一只打火机。

等开酒后才发现没有卖杯子,于是只好拿起瓶子对干,几瓶酒一下肚,头脑就难免有些飘飘然了,谈无欲自认还算比较能喝的,可没想到傲笑红尘比他还能喝,怪了个哉。

“你不是干部子弟家庭吗?家里还允许你喝酒啊。”谈无欲有些头脑昏沉,他的酒量可是公认的好,和素还真比从来没输过的。

傲笑红尘看着已经有点醉意的谈无欲,说,“家里母亲自然是不让多喝的,但我爷爷当年在酒厂工作的,所以小时候接触这东西就比较多了。”

谈无欲点头,表示明白,打趣道:“这可真看不出来,人不可貌相啊纪律委员。”

傲笑红尘也笑了,喝了一口酒,问:“那我在你眼里是怎样的?”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为难人,谈无欲蹙起了眉头,以往清清亮亮的眼神有点放空,似乎在拼命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谈无欲双颊绯红,拿着酒瓶,随意的坐在地上,斜靠着护栏,说:“第一次啊,见你还是在看光荣榜的时候,你知道吗?当时我和素还真还讨论你来着。”

“是嘛?那你们说了些什么?”

“嗯……”谈无欲挠了挠头,“说了些什么啊,那倒不是很记得了,不过我当时就觉得你这人挺帅的,哈哈,没想到吧。”

这个答案确实让傲笑很吃惊,可吃惊之余又觉得挺好的,甜甜的,让人有种心都融化的感觉,醺醺然也不知是酒还是人。

“那你呢?你对我是什么印象?”谈无欲看着傲笑,目若流光,双颊绯红,直直的望着他,声音轻轻的,像柳絮一样飘在他心里。

但这问题……却让他为难了,对谈无欲是什么印象呢?傲笑红尘看着对面的人,又喝了一口酒,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一开始的话,我不记得了,后来因为一些事儿……嗯……”

傲笑红尘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的措辞,只能不好意思的偷瞄了谈无欲,显然对方也被他的直白给弄懵了,不过也明白对方的实诚,谈无欲突然对着傲笑红尘大笑,傲笑红尘开始有点不明所以,但又被他所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多年积怨,一刻散尽。

“走一个?”

谈无欲歪着头,举起手中的酒,看着对方。

“砰~”酒瓶撞击,“干杯!”

……

夜渐深,谈无欲最终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傲笑红尘背着他一步一步的往酒店走,路上来往的车辆渐少,只有一盏一盏的街灯陪着他们,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谈无欲……”谈无欲当然不可能回答他,好在他也没指望谈无欲回答,“我虽然不记得初见你的印象,后来也有点误会,但我想……我们以后会好的……”

……

“我喜欢你……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

“我想你是喜欢的,不然我们也不能在一起,对不对?”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