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11)

突然有点担心下章能不能收尾,大概……应该……也许……可以吧,天啦,我的拖延症千万别再犯了,想杀了自己Q^Q……

 

 

章十一:

从蒿棘回来后,谈无欲在寝室休息了一下午,想了想又把自己以前写的那篇文章拿了出来,继续码字,没多会儿电话便响了起来,一看名字他就咧嘴笑了,做作的凹了个造型。

“喂?哪位啊?”

一听电话那头幸灾乐祸,得意洋洋的声音,素还真牙疼的厉害,不用多想,那人现在肯定高兴惨了。

“哟,师弟,有了新相好就忘了旧情人呀。”

“滚!”谈无欲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什么事儿。”

“师弟,别心虚啊。”素还真调侃,“那啥,明天下午你没课我知道,要不一起吃饭?”

谈无欲弯了眉眼,勾了唇角,一脸揶揄:“哎呀,明天吃饭呀,怕有人想请的不是我哦~”

“嗨,这是什么话,师兄我对师弟你绝对一片赤诚之心呀,可表日月哟~”素还真在这边油腔滑调,磨尽嘴皮。

“少来恶心我,你的心呀,就留着去表白人家院花,校花吧。说不定人家到时候心一懵,眼一瞎,就看上你了。”

“这话从何说起,我的事情嘛,不是还仰赖谈兄你?”

“求我!”

“滚~明天中午12点半,东门保卫室,爱来不来。”啪叽一声儿挂了电话。

“喂!”这还没来及说话,对面就挂了,谈无欲撒气道,“靠,老子还就是不去了。”

旁边上床传来翻身的声音,疏楼龙宿伸了个懒腰:“你就嘴硬吧,到时候还不是要屁颠颠儿的去,这又是何必呢?”

“谁要去了。”谈无欲在书桌前叨叨,“我不过是看到他现在要追妹子,帮他一把罢了,你当我乐意啊。”

“哎,你是没打算让他不成,不过你不也给他使点小绊子?你这几天见天和那位打好关系,但却又不明明白白的答应头牌帮忙,肯定特别享受这钝刀子磨人的感觉吧。”龙宿吐槽。

“切~”听这话他还不乐意了,别过脑袋,“怎么啦,难道我还要欢欢喜喜的去给他帮忙?再说了,我最多让他心里不安罢了,可没真的让他不成。”

“是是是,你是大爷,你说什么都对。”龙宿无奈,“德行~”

“你明天要一起来不?反正素还真请客,不吃白不吃。”

“和傲笑红尘一起?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真的不来?”

“不来,明天剑子向我赔罪,我可不能放过。”

“不是吧……人都向你赔罪几次了。”

“怎么啦?碍着你啦!”

“得得得,算我没说,我还是先打电话吧。”

“这么近,你不能走过去说啊!”龙宿翻个白眼,一脸服气的表情。

谈无欲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吵。

 

“怎么啦?明天也是佳人有约?”君枫白一旁打趣。

傲笑红尘坐在一边,没有搭理,在衣服柜子里拾掇拾掇,拿出一件儿白衬衫和一条休闲裤,没一会儿又换了一件T恤衫,又拿了一条牛仔裤,比划来比划去,哎,早知道就应该买个镜子的。

“我说红尘,你真的太讲究了,不就是见个亲友么?至于吗?”说着翘起脚搭在书桌上,一副他二大爷的样子。

傲笑红尘把衣服往椅背一丢,坐了下来:“哎,你不知道,我和无欲……嗯,他朋友们以前相处得不怎么样,现在突然要见面吧,我还挺怕搞砸的。”

“怕搞砸还不是要去,再说了,多大点事儿啊,不要有心理压力嘛。”

如果君枫白收起自己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那么这番话还是蛮有安慰作用的。

“……站着说话不腰疼。”傲笑红尘兀自一边苦恼,肯定是不能不去的,人家带自己男朋友第一次见亲友,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弄得不好看,那可就太过分了,他还想好好谈次恋爱呢。

就在傲笑红尘思考明天该如何见面的时候,海殇君给来了一个电话,说了原定周四下午的选拔改在了周一。

“可是我周一下午有事儿啊,来不了吧。”傲笑红尘蹙眉,“怎么突然改时间了?”

“哎,周四办公室那边会议室批不下来,所以只能提前。怎么啦?真的有重要事儿?”

“嗯,挺重要的。”傲笑红尘挠了挠头,商量着给了个答案:“要不就你和一页书他们把关吧。”

“这样不好吧,”海殇君在那边犹疑,“你们文院这次不来人,到时候选出来的,要是不满意怎么办?”

傲笑红尘一愣,又说:“怎么会呢?我相信你们的,能者当之。”

“哈哈,行吧,那到时候出问题,可别怪我哟~”

“成,公平选举就是了。”

 

第二日课后,谈无欲觉得自己近来对好友确实有些冷落,便叫傲笑红尘等等,自己跑到后座,讨好那紫色身影。

“你真的不去?”谈无欲在一旁规劝。

疏楼龙宿头一别,收拾自己的书本:“自己玩儿去吧,哥哥不奉陪!”

“嘿,龙宿你……算了算了。”谈无欲摇头,转身又走回前排,和傲笑红尘一起出了教室门。

疏楼龙宿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牙酸:“重色轻友的家伙。”刚说完却又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奇怪,什么时候他傲笑红尘也能算“色”了?

怪了个哉!

就在龙宿纠结的时候,剑子的电话来了,报上地名后,龙宿保证,如果剑子在他面前,他一定一脚踹过去。

靠,你家赔罪就请人吃碗面啊。

话是这么说,但他龙大爷还是收拾收拾去了。

虽然早就做好准备剑子不可能带他去什么高大上的地方,但他也没想到剑子居然就在校门口的面馆打发了他。

剑子仙迹一边小心翼翼的往龙宿面盆里加醋,一边嘴上花花,“哎,龙宿,你别不高兴啊,这家面馆旧是旧了点,但味道还可以,不信,你尝尝。”

龙宿发脾气,不愿吃,嫌弃的看了店里面的桌椅,嚯,不说一抹一手油这么夸张,但也绝对算得上沾手了。

“我说剑子,你可真是会选地方。”

边上的电扇吹得剑子的三撇毛左右摇晃,“哪里哪里,龙大爷赞缪了。”

龙宿翻了个白眼,说:“你那三根毛都快粘脸上了。”

这话太直白了,还弄得剑子怪不好意思的:“哈哈,是嘛,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东西好吃。”

尽管龙宿真的非常不想理剑子,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在他极力推荐下吃了一口。

嗯……确实……还可以。

“怎么样,不错吧!佛剑一天能吃四回。”剑子咧着嘴,笑得夸张,却伸手比了个五。

龙宿一看又笑了,但又要端着,只好勾着嘴瞥了他一眼。

算了,看在好吃的份上,饶了他了。

一碗面尽,味儿有点冲,龙宿喝了口茶漱口,剑子还意犹未尽,说:“你看,我说这里不差吧,其实我有建议素还真请客来这里的,但他小子非要去前门的海鲜小火锅,那多费钱呀,不就是请谈无欲嘛,又不是请他女朋友。”

龙宿没抬头,说:“那是情调,再说了,都是请客,凭什么朋友就只能来小面馆,女朋友就非得去海鲜小火锅呀,哪儿的规矩啊真是。”

“这不就这么一说嘛,何必上纲上线啊,再说了素还真不是和风采铃才处上没多久嘛,热恋期间当然会多去点华而不实的地方啦。”

“你计(信)院的人可真脸大,人姑娘还没答应了,就忙忙的说处上了。”

“没答应?不会呀,他两个不是早就成了吗?”剑子蹙眉回忆。

“什么时候,我前两天还听老谈说这家伙只是想谈个妹子,可没说成了啊。”

一听这话剑子咧了嘴角,要笑不笑的故作神秘道,“是吗?那这对师兄可够一致的,还都爱玩点隐恋啊。”

这话龙宿可不爱听了,他向来护短得厉害:“要隐藏也是素还真隐藏,你扯谈无欲做什么?”

这话倒也把剑子问蒙了,心想这谈无欲藏得够深的呀,居然连龙宿都瞒住了:“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龙宿又喝了一口茶,这面好吃是好吃,就是味儿有点重。

“傲笑红尘和谈无欲在谈恋爱啊。”

“噗……咳咳咳……”龙宿难以置信,“你说什么?谁和谁?”

剑子深呼一口气,拿起面馆免费提供的纸巾,抹了一把脸,“龙宿你是在报复我吧。”

“咳咳咳……没有,别……咳咳……小人之心……咳咳……度君子之腹。”

……呵

“你刚刚说谈无欲和傲笑红尘怎么样来着?”

“谈恋爱啊,怎么,你真不知道?”

龙宿思索一下,觉得可能是最近谈无欲和傲笑红尘走得近被人误会了,心里一气,早就说了不要和那家伙靠近,看吧,都误会了。

“你弄错了,他两个不可能的,只是最近老谈有事儿找他而已。”

这话显然不能让剑子相信,一是相信谈无欲人品,二嘛,他有证据啊。

“不可能吧,谈无欲不是那样的人啊,而且,你说误会的话,不至于吧,他们这周是不是去蒿棘古镇旅游了?”

“你怎么知道?”

“啧,”剑子一晃头,拿出手机刷屏,递到龙宿面前,“你自己看看。”

龙宿皱着眉头接过,一看差点戳瞎自己的眼睛,上面是一条朋友圈,照片7张,每一张都是谈无欲,有他吃饭的,看书的,还有站在江畔大桥看风景的,这也就算了,照片的最后一张居然是枕靠一人肩膀打瞌睡的,虽然那人脸没露出来,但龙宿百分百确定那就是傲笑红尘。

再一看配字:江畔抒怀解嫌隙,定不负君意。

这……

“你看吧,我就说了,这两人绝对是谈上了。”

龙宿剜了一眼剑子,不想看他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转一想到自己好朋友很可能谈了个跟自己又怨的朋友,心里又有些膈应。

“不行,我要确认一下。”

还没等龙宿拨号过来,那边谈无欲的电话到是打了过来,龙宿赶忙接了,刚一开口就和那边撞上了。

“谈无欲,你是不是傲笑红尘在一起了?”

“龙宿,他们说我和傲笑红尘在谈恋爱?”

……

…………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