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12)

 

第十二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龙宿和剑子才谈完,那边谈无欲就出了篓子。

事情还要从50分钟前说起。

虽然是龙宿自己不和他们去,但傲笑红尘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好,毕竟自己是打算真的和谈无欲认真来一场的,他不希望到时候因为龙宿的原因弄得双方都不愉快。可谈无欲却直说没关系,他心里觉得奇怪,毕竟见亲友,怎么不叫龙宿呢?难道还要一个一个见,这……钱也承受不住吧。

可碍于面子,他也不好多说,只好压下心中疑问,跟着谈无欲往东门走。

按说也是谈无欲倒霉,本来这场饭局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素还真虽然八卦,但绝对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而且及其擅长场面话,他本也有心将饭局时间延长,见了面后,除了和谈无欲惯常打了几句机锋外,其余时间还是挺顺畅。

可惜,来了个秦假仙……以及他的跟班——业途灵。

话说自从上次立了那个赌约后,秦假仙本来也确实没有太过在意,可没成想,这两人还真的成了,等业途灵拿着手机在他面前讨说法,兑现赌约的时候,真是吃惊得后槽牙都要掉了,怎么可能呢?

听到素还真打算请这两人吃饭的时候,他就默默留了个心眼,等业途灵找上门来的时候也跟着一起去了校东门海鲜小火锅,他就想不通了,怎么业途灵这狗屁不通的逻辑居然还能真成,他得去问问,这也太儿戏了。

因着谈无欲和素还真相处不是很好,处处爱和他别苗头,秦假仙作为素还真的铁杆粉丝,自然对其印象不会太好,而谈无欲也不屑和他争,对他向来礼让五分,也就养成了这家伙在他面前说话不留口德的习惯。

这边和乐的畅谈,那边心底暗自推测。终于,秦假仙起身了,他向着这边过来,然后坐在素还真旁边,特别自来熟道:“好巧啊,没想到我们在一家餐馆吃饭,拼桌拼桌。”

傲笑红尘和秦假仙不熟,自然不好答话,笑着点了点头,而谈无欲对他向来五分客气十分疏离,也就淡淡的应了一句,不拒绝也不答应,还是素还真够义气,问道:“你怎么突然来这儿吃饭啦?”

“大仔输了赌约,所以要请我吃饭。”一旁的业途灵连忙从后边赶来搭话,招呼服务员加了个凳子,坐在桌边。

难得看见秦假仙打赌居然输给了业途灵,这也吊起了谈素二人的兴趣,素还真问业途灵怎么回事儿。

业途灵就把自己和秦假仙打赌谈无欲和傲笑红尘谈恋爱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一说完谈无欲就笑了,还是比较夸张的那种,傲笑红尘怕他呛着,虽然也不太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给他顺气,心想,他也觉得这事儿挺神奇的。

素还真一看,说:“你也别太兴奋了,这事儿本来就挺出乎意料的。谁能想你两个……”

瞟谈无欲了一眼,噙着笑,摇了摇头,打趣的意味很浓。

可惜谈无欲没有接收到他这意味深长的一眼,笑着拿下傲笑红尘的手,问业途灵:“你干嘛要打这个必输的赌呀,有点脑子也知道不可能啊。”

说完又咬一口河虾,等一个虾吃完,才突然发现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诡异。

眼睛珠子左右一转,停留在素还真的脸上,这是怎么了?

“我……赌的是……你们会成呀。”业途灵反应过来,磕磕绊绊的解释。

谈无欲也愣了,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业途灵会突然这么解释,“我知道啊。”

这句知道一出来,傲笑红尘脸一下就白了,谈无欲这是什么意思?

震惊,尴尬,疑惑,愤怒……所有的情绪突然袭来,傲笑红尘想理一理思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不是见亲友吗?怎么又突然说他知道他们肯定不可能?

一看这么个局面,素还真有心想打个圆场,却没想到秦假仙嘴快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没跟他……”抬手指了指傲笑红尘,“谈恋爱呗!”

素还真放下来不及阻止秦假仙胡说的嘴,摇头心想,事儿大条了。

桌面安静,谈无欲也能察觉出不对劲儿来,可是他真的也想不到为什么大家要对这个问题纠结,这不是很明显吗?他怎么可能会和他谈恋爱呢?

虽然迟疑,但他还是点头,“是啊。”

“哗啦”一声,傲笑红尘倏地起身,带下了桌边的酱碟,浓稠的酱料顺着裤腿流了一地,谈无欲连忙拿纸给他,却没想到傲笑红尘一把推过他的手,慌忙的说:“不好意思,我……我还有点事儿,你们……你们先吃,我先回去了。”

语毕,也不听素还真的挽留,急忙出了店。

谈无欲被傲笑红尘一推,也呆住了,居然没解释,也没追出去挽留一二。

……

傲笑红尘一走,这桌饭也算吃到尾了,素还真把筷子一放,看着坐在对面,明显不在状态的谈无欲,叹了一声,这都叫什么事儿啊,秦假仙还在一边和业途灵争论输赢,叽叽喳喳的,有些烦人。

素还真不想搭理,而谈无欲筷子戳着碗,大脑当机,更是不在意。

他有点震惊,确实震惊于有人会把他两个想到一起,同时又疑惑不解,别人就算了,怎么傲笑自己也似乎这么认为,最后还无端有些烦躁……

不应该啊,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呢?他和他明明就只是……朋友啊?

“你看看你,这都什么事儿啊,和没和人谈恋爱,难不成你自己还扯不清楚?”素还真看着兀自苦恼的师弟,估计这孩子还在纠结他什么时候和傲笑红尘谈恋爱的,哎,不得不说,在某些时候,他师弟是有些一根筋儿的。

谈无欲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是有感觉傲笑红尘最近和他走很近,但要说能明确知道他们在谈恋爱,其实真的没有,他不是会吊着别人的人。

“真的不知道?”

谈无欲不想和素还真扯这些,可素还真却不打算放过他,在一边苦口婆心的劝导着。

“哎,不管你知不知道吧,这事儿你肯定得和人闹明白才行,这回傲笑红尘面子落得狠了。人肯定是以为自己来见亲友的,被你这么一闹,八成得认为你是诚心骗他,就为报复他的,为的就是当年……”

素还真这边越说越起劲儿,而且阴谋论十足,这边秦假仙和业途灵扯着扯着居然还被素还真的话吸引了,听着吧……突然有种自己闯了大祸的感觉。

业途灵有点不安了,他和秦假仙不一样,谈无欲和傲笑红尘都是他同班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自己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他还不太好意思。

业途灵带着点不安问谈无欲,说自己是不是给他惹麻烦了,谈无欲不想谈这事儿,他心里乱的很,象征性的敷衍了两句,业途灵更加不好意思了,自顾自的在一旁嘀咕:“哎,没想到才过一天傲笑红尘就被甩了。”

这话把谈无欲刺激到了,他忙问:“我这样就算把他甩了?我……我明明不知道……”

三个人一脸你傻/逼的样子看着他,那副表情简直就是再说:“难道不是吗?”

呃……好吧。

“现在知道这事儿的人多吗?”其实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

业途灵想了想,说:“大概都知道了吧,傲笑红尘的信息也没有设置什么屏蔽,我还是别人告诉我的。”

哎,真是冤大了啊,我怎么可能甩他呀,谈无欲内心真是有苦难言,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那……如果这样,嗯,算是甩了他,他……会很丢人吗?”

这话问的,三人六只白眼齐刷刷的翻向谈无欲,活像见了个白痴。

“呃……那这样吧,要是有人问起,你们,你们就说是我被甩了,这样就轮不到他丢人了,我,我也好好想想怎么回事儿。”

……

…………

业途灵和秦假仙僵硬的点了点头,一脸绝对完成任务的表情,活像下一秒就要英勇就义。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