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天赐良缘(序)

避雷:本文没大纲,没结局,除了一个脑洞外什么都不保证;

          本文,嗯,古风版ABO设定,但可能(只是可能)并不是AO走向,涉及生子(*/ω\*)

          本文出现的职官制,地名,都是瞎编的,千万别信,当然,也有可能涉及借鉴,如果与大家认知不符合,嗯,就这么着吧,我能怎么办呢……

 

序:

 

天成十四年,雍州,豫州两地大旱,百姓颗粒无收,朝廷开仓放粮十万石有余,救济百姓,适时天锡王与上有争,有所不查,财粮下放所经官吏层层盘剥,余者十不足一,岁终严寒,百姓饥馑之势不能免,流民千里,二州饥饿受寒致死者十之三四,恰逢北地魔族因寒南下,天锡王携雍州大军应敌,据敌于长屏关外。魔族首领不能抵,转而东奔,攻狮口,冀州牧不能抵,魔族遂率大军盘踞冀州,以虎狼之势克兖州,夺青州,同年六月,取豫州失利,隔长江以望扬州。

 

天成十七年,魔族再次出师豫州,此时皇室之争已臻白热,天锡王率西北大军据守长屏,上于年初三次令其回师以守舂零,天锡王拒而抗之,上欲亲征,群臣恐其生变,命丞相玉阶飞前往安抚。

 

相与天锡王于安亭相会,天欲雪,漫漫十里不能停,天锡王居上坐,并不出亭以相迎之,丞相怒而叹曰:故友再见,物是人非。天锡王闻之,怅然偌久,起身而迎,遂相和如初。

 

年初二月,魔族进舂零,舂零扼守太行山,天锡王据险而守,魔族久攻不能取,未几,有细作传言,歌曰:凤凰凤凰,前者为王。凤应为先,凰并非元。

 

大战三月,天旱多时,魔族进攻之势渐弱,天锡王回京述职,与上多有争议,不令其返,魔族之中突有一奇人极擅攻城,度其时而攻之,众将不能守,舂零破,豫州失守。

 

朝中大乱,战和之声争执不下,上与天锡王于祥和殿密谈数日,后不复议战和。

 

天成十七年六月,上薨于长庆宫,太子北辰元凰继位,安庆王,天锡王辅以监国。

 

豫州已失,雍州沃野千里,无陷可守,天锡王定议迁都凉州赤城,丞相玉阶飞附议。

 

魔人盘踞冀州,烧杀抢掠无一不做,几多征兵夺粮,民不聊生,冀州勇士海殇君携其族人愤而抗之,其时魔军久攻舂零不下,惫怠非常,不能敌,待其夺舂零,定雍州,蚁天军已据冀州,以青兖二州燕云十六关为屏,独占一方。魔人数次攻伐,不能取。

 

如是天下几分。魔人占雍、豫州,以舂零,鸣岭为屏,蚁天军拥冀州,以青、兖二州燕云十六关为障,北隅皇朝困守凉州,原荆州牧疏楼龙家,原扬州牧八趾麒麟,原昌平候邓九五,三家分两州,鼎足而居。

 

旧历裕昌三年,魔族与蚁天军战于徐州蓼城,魔族大将不敌蚁天南中大将一页书,战死沙场,陆路中心徐州落于蚁天军,乘胜追击,骠骑将军傲笑红尘破舂零,进豫州,直逼魔族退出长屏关外。

 

旧历裕昌五年,蚁天军一统长江以北,岁末嘉庆,海殇君登威山告天,果降大雨,久旱之灾终得缓。

 

旧历裕昌七年,海殇君屯兵溱湖口,命征南大将佛剑分说镇守,隔长江以望柴益,吴楚之地一时人心惶惶,荆楚疏楼,建邺八趾,缭蒙邓九五,亦几多思量,三家一时关系密切。

 

 

 

 

…………分割线…………

 

日常玄学求一只 霹雳无双 里的老谈。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