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未欲】梦里不知身是客

未珊瑚做了一个梦,梦里蓝灿灿的一片,有点海境出海口的感觉,可这里却不是出海口,哪怕是在梦里,哪怕她不甚清晰,但她还是这么笃定。

这里不是。

那这里又是哪里呢?

她觉得有点熟悉,但又不是很熟悉,迷迷糊糊的就这么在这片蓝色的世界里游走。

不怎么熟悉,甚至陌生,但却能在下一个路口很自然的左转,她想她认得这里。

可这里是哪里呢?

她推开了一扇菱格门,里面透出幽幽的夜明珠光芒,让这遍蓝的世界多了几分颜色。

她走了进去,然后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广袖衣裙的女子随意的侧坐在罗床上,就着小几上的灯烛在看什么信笺之类的东西,上面的内容应该是好笑的,那女子嘴角一直上扬着。

奇怪,我明明看不清她,为什么却能知道到她的快乐和喜悦呢?

未珊瑚心理暗自沉思。

应该贸然上去问路吗?会不会被大叫登徒子?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未珊瑚觉得好笑,正欲上前,眼前的事物却突然发生幻变,再次看见景物时,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见周围的景物。

这里应该离皇都较远了,未珊瑚左右环顾,突然看见一盏烛火,这次不再顾及,她连忙抬脚往那边去,可却未料到地下并非平路,才动腿,便崴了脚,幸运的是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如约到来。

她……被人扶住了。

对方一袭蓝色华服,碧蓝色发丝,许是夜色太暗,她
有些看不清对方面容,只是隐约觉得是个清雅的男子。

出于礼貌,她出声道谢,但被阻止了,对方朝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修长的手指抵在唇前,无端让她动心。

灯烛的光芒从不远处的废亭中传来,偶尔还能听到烛火炸裂的声音,哔啵一下,这算是想像了吧,毕竟这么细微的响动,在亭中的女子尚且听不得,她又如何能闻呢?

可她却觉得她听得见,她想,他旁边的男子也能听见。

一点一点,烛花轻响,一点一点,流逝时间。

后来天色开始泛白了,亭中独坐的女子起身,拿上灯笼,开始下山,未珊瑚疑惑,这女子大晚上的来此做什么呢?

她瞥头想问旁边的男子,却只看见他流下的泪水化作鲛珠落下,一颗一颗,流光溢彩,甚是好看。

她把那鲛珠捡了起来,但身旁的男子却倏然消失,于是她又只好把那珠子拿在手中,觉得还有点烫手,皮肉生疼。

他们应该认识吧……又为何不相见呢?

未珊瑚顺着那女子离开的方向离去。

山下有十里红妆,堵塞着原可四驾并骑的通道,她有些烦恼,这般拥挤,她要如何前进呢?

于是只得等在路边,等待梦景的幻化。

还是那扇菱格门,还是那间房,还是点着几颗夜明珠,与外边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看见周围有人在给那女子抹口脂,血一样的红,说着些什么吉祥祝福的话,也不知那女子听进去没有。

珠帘隔断了她的视线,她又近一步迈向那女子,她想跟她说,你的鲛珠忘了。

可是那女子已经被众人搀扶着出了门。

喂,你的鲛珠忘了拿。

未珊瑚喊,可却没人回应,她有点难过。

难过着难过着,她就醒来了,床边的珠帘就像那房里的珠帘一样,微微晃动着,流光溢彩,甚是好看,竟让人有些沉迷了。

唉,这可真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枕黄粱到天明啊。

(完)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