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笑红尘x谈无欲#】带孩子日常

第五章:所谓游戏(三)

看着高挂于树枝上的艳红的蝴蝶风筝,谈无欲感觉到了功体尽废带来的无力,这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肯定嗖的一剑,把那挂住的树枝砍掉,然后帅气的转身接住纸鸢。可是眼下嘛,只能对着站在树底下眼巴巴的看着风筝,不肯离去的小红说道:这一个其实也不好看,我们回去重新做一个更漂亮的。

小红抽抽泣泣的不肯,说,我就要这一个。

谈无欲无奈,又觉得肯定不能放人小孩一个人在这里,可是这树也太高了,根本不可能借助杆子之类的东西敲下来,至于爬树,呵呵,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谈无欲表示自己做不到。

那我们先回去,让傲笑先生过来取可好?现在天色已经有点晚了,他会担心你的。

小红只好点点头,拉着谈无欲的手,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纸鸢。

谈无欲无奈,今天下午,看天色也没有不好,再加上这小姑娘一直心心念念的要放纸鸢玩,谈无欲也就没有阻拦,谁知道刚找到合适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放多久,就来了一阵风,接着纸鸢就挂树上了。

真是好一阵妖风啊。

进了门,傲笑红尘正在栽树,最近他看中了后山上的一颗树。特意选在这一天将其移栽到庭院里。那树生得还比较高大,看起来并非昆仑山的物种,想来应该也是当年号前辈自己从其他地方移栽来的。

其实那树就是西府海棠,中原地区常见的树种,只是在这边不太能看见罢了。这树春日时会开满树的红花,也是极为好看的,只是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树都和傲笑红尘这种硬汉子型的人沾不上边,谈无欲一看那树就知道这是哪种类型的,瞅了眼在旁边辛勤移植的傲笑,谈无欲觉得自己可能真相了。

也许他傲笑就喜欢这种粉粉的东西,以前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现在一个人住了,当然就放飞自我了,再加上现在是秋天,树叶都快落没了,更别提花了,到时候春天到了,花开了,他傲笑大可说自己以前没有料到这是这样的树。然后一边随便找个理由把树留下,一边又维持他男子汉的形象。

谈无欲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觉得自己一天到晚瞎想些什么呢,人傲笑喜欢什么树,关他什么事儿。

所以,等到第二年春天来临的时候,看着庭院里的一片粉红,傲笑皱起了眉头,他觉得作为一棵树,应该有树的骄傲和坚持,怎么能一开花就变了自己本该葱郁的翠色呢?所以他傲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不开花,最好四季常绿,亭亭如冠的树。

他对这些不熟悉,来到这里,由于气候和地形的缘故,能找到那样的树基本不太可能,所以在后山看到这颗落叶树的时候,傲笑觉得,虽然不能做到四季常绿,但好歹高大,亭亭如冠,可以可以,然后就把它移栽到自己的院子里,实在是没想到对方是颗春季开花树,而且还开得极为艳丽。傲笑不喜,觉得轻浮。

然后有一天,傲笑站在树下,灼灼的海棠花映衬着这个白发剑者,他对着书房内写书的谈无欲说道,我们换棵树吧。

谈无欲抬头,问原因。

傲笑说,我当初移植此树时,并未料得今日,花开虽好,可此花艳丽太过,于道观清修实在不符。

不知道为何,傲笑的一番话让谈无欲又想起了去年那个在自己脑海中形成的想法,然后谈无欲握紧了手中的笔,心想,接下来,该不会是小红对此树喜爱尤甚,自己贸然移动不好,这样的说辞了吧。

果然,傲笑接着又说了自己要顾虑小红的感受,又问谈无欲的意见。

谈无欲内心表示,我没有意见,您要喜欢就种着,不喜欢砍了也没人说你,可是一看到傲笑红尘那张正经严肃的脸,又想到对方虽取名傲笑红尘,然而观其一生,却总是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傲笑两字更是妄谈,现在喜欢个艳丽的花,还得为自己找那么多借口,也是不容易的很。于是谈无欲说:花开一季,天道自然,所谓清修,不过在于己心,二者并无不能共存之理,又何须以颜色论之。

听了谈无欲的话,傲笑觉得自己狭隘了,从此也不再提移树的事儿了,谈无欲也就越发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傲笑红尘果然是一个闷骚的男人。

当然,现在离春天还早,傲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栽了棵什么树,只是听到门响了,一转头,就看见刚出门的两人回来了,其中一个还抽抽泣泣的,于是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小红站在一边,不说话,谈无欲只好代她解释了,傲笑红尘一听,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对小红说等我把这颗树栽好了就去给你拿回来。

然后小红就坐在书房边上的檐廊下,一会看看傲笑,一会看看屋外,希望这树可以快点栽完。看到此景,谈无欲也去帮忙种树。

说实在的,种树也没弄多久,可是等傲笑去取纸鸢的时候,那纸鸢早就不在了,谈无欲当时选择放地方的是一个当风谷地,平日里就算其他地方艳阳高照,那里也能有习习凉风,更别说现在又是风季。

所以,傲笑红尘就空着手回来了。

小红一看,东西没有带回来,那小眼泪簌簌就落了下来,当时谈无欲正在厨房做晚饭,也没在院里,傲笑红尘一看人哭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说,下次再做一个就好了。

小红点头,也没闹,可是就是止不住的掉眼泪,搞得傲笑红尘也没辙,只好粗声粗气的说,别哭。

小红以为傲笑生气了,也就不敢很哭,眼泪硬生生的卡在眼眶里,就是不敢往下落。

可到底还只是个小孩子,就算真的想要管住自己的脾气,到底也有些为难,吃饭的时候,搭怂着脑袋,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搞得两个老人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傲笑红尘趁着天还没黑,下了趟山,回来的时候,小红因为伤心,早早的被谈无欲哄去睡觉了。

只见他左手拿着细白的绢布,右手提着几根细细的铁丝,走到道观中唯一还点着灯的房间,说:我们再做一个吧。

那时谈无欲正在看一些异闻杂志,正看到精彩处,傲笑红尘这家伙就大刺刺的出现在自己的窗前,心下还吃了一惊,依照谈无欲的智商,当然知道傲笑半晚出去是干嘛,说句实在的,他还真不知道原来这家伙这么疼他闺女。

谈无欲伸手接过傲笑手里的东西,也没拿乔,说了句好,然后就收拾了自己的桌子,开始做起了风筝,想了想那姑娘爱穿红衣,于是比着她的爱好,做了一只红色的朱雀鸟,也因为材料充足,所以做得比之上次的蝴蝶更加精致,傲笑不会这些,只好在一旁负责掐铁丝,剪样子。

昏黄的烛光摇曳着,谈无欲落下手中最后一笔,大功告成的揉了揉眼睛,深夜作画,到底太伤眼睛了。可能是过了睡点,做完这些东西以后,谈无欲竟然也不想睡觉,把毛笔往笔架上一放,旁边的傲笑也开始收拾剩下的材料,边收拾还边叫谈无欲先去休息。

安静的空山夜晚,深秋的凉意开始袭击,谈无欲看着忙着清理的傲笑,转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茶具。

谈无欲可以算得上是功体尽废了,自然也比不上傲笑红尘内力护体,昆仑山有点高,夜间冷得很,自从成为先天之身以来,冷暖之事对于他而言,已经非常遥远了,突然的寒冷袭击,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没有冬日御寒的衣物。

傲笑收拾完后,接过谈无欲递过来的热茶,两个人坐在廊檐下的小几边,一个夜观天象,一个暗默不语,居然也意外的合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