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玉法】情深

趁着我离经宝宝还没有黑化,赶紧写一篇乖宝宝文,圆了我的玉法梦

 

正文放下:

 

墨倾池进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坐在吧台边的玉离经,那人还是惯常的粉嫩系打扮,单手托腮,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酒杯,轻轻的晃荡着,一副天真风流的表情。

现下还是白天,咖啡店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墨倾池将手中的盒子放在吧台上,点了一杯牛奶,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玉离经看着墨倾池点了牛奶,一挑眉,不言。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玻璃,穿过屋内重重装饰,斑驳的印在吧台上,本就慵懒的夏日午后,因为眼前的人,显得越发的暧昧无力。

墨倾池打心眼里绝得,玉离经真是比自己的遂无端更像OMEGA。

然后,玉离经开始说话了,他说,我觉得自己当年买的都是假药……

老实来讲,墨倾池还算是比较仗义的朋友,可即便如此,一听玉离经又要讲他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还是忍不住侧过了脸,抱歉,耳朵疼……

玉离经是个OMEGA,大家都知道。

玉离经是个BETA,这大概只有墨倾池一个人知道。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世界,人的性别分为ALPHA,BETA以及OMEGA。其中B所占比例占据绝对优势,其次则是A,本来O的人数和A还算比较均衡,双方也基本可以满足供需平衡,但由于现代技术的发达,O身体特性越渐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需求,在生物基因的技术发展下,O的出生率受到了极大的控制,在当时短时间内而言,社会其实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时间一长,却有很多弊端开始显露出来,比如A的配偶问题,社会生育力问题等等。于是,政府这才开始重新重视O,可是独立自主的观念却已经早已深入人心,社会不少人士,虽然知晓O非常珍贵,但出于这种固有观念的影响,他们一般更希望O是别人,而自己,是拥有O的人。

玉离经是个孤儿,在他很小的时候被君奉天收养长大,君奉天是个A,个性强势,是个相当果决的人物。他一边是霹雳国德风古道省的知名律师,另一边又是德风古道大学法律系说一不二的系主任。总之,他具有A所有的特性,除了所谓的发情期。

玉离经生理课上了解了相关的生理知识以后,就一直致力于将自己往O方向整,从言谈到举止,从衣着到审美,一切的一切,都以成为君奉天的人为目标。

可惜,他失败了。

墨倾池和玉离经是发小加同窗,高二那年,墨倾池觉醒了自己的属性,不出意外的A,玉离经却迟迟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属性,于是心急之下,在网上购买了一支O性别引诱剂, 趁着君奉天出差在外的时机,约上墨倾池,在自己家一试药效。

那时年少,大家都胆子大得要命,网上随便买的三无产品也敢一试,A也敢和O引诱剂一起相处,要是放在现在,墨倾池虽然仍就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可是却也为当时的自己感到一丝后怕,毕竟那时没有一点防护措施。

药虽然是三无产品,但毕竟也是广受好评,所以,玉离经服下药品之后不久,就感到自己身体开始燥热,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开始漫上自己的身体,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躺在床上,意识开始涣散,隐隐约约感觉君奉天似乎就在自己眼前。

那一拨又一波的情潮开始袭击他,一种甜腻馥郁的味道开始弥漫这个空间,墨倾池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左手薯片,右手可乐,热闹兮兮的看着电视剧。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一股甜腻的味道包围了,脑子里突然才想起来在房间里面试药的玉离经。

等墨倾池打开房门的时候,玉离经早已躺在床上不知人事了。

由于当时君奉天还是住在学校分配的家属楼里面,周围的人都是德风古道大学的教授,不巧的是君奉天隔壁住的就是一位医学系的老教授,平生致力于性向研究,所以满屋的O信息素,墨倾池也愣是不敢开窗驱散一下。只能让自己深埋于情潮之中。不过幸好玉离经的信息素并不算强烈。对比而言,引诱剂对墨倾池的影响远不如对玉离经自己的影响,所以墨倾池也只是尽力忍忍,洗了把冷水脸,也就渐渐压下那股情潮。

玉离经就相比而言要严重很多了,神志不清的躺在床上,难以言说的情欲漫上心头,身体热得发烫,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对心上人的念念,处于情欲及昏迷中人,只能不受控制的思念着自己所喜爱的那个人的名字。

墨倾池看着软瘫在床上的玉离经,也是有些手足无措,毕竟双方都没什么经验,看着玉离经被热得绯红的脸,出于常识,墨倾池接来了一盆冷水,就着帕子,一点一点的给玉离经降温,好在这药也不太强烈,墨倾池在死命憋着的情况下,两人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醒来的玉离经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然后他自顾自的认为自己买到了假药,看着好友的自说自话,墨倾池不忍打击,眼睛珠子一转,不说话,表示默认了这个事实。

之后玉离经又买了一些类似的药物,可惜效果都不大,等到了21岁大三那年,周围能觉醒性别的人都觉醒的时候,玉离经才开始无奈的承认,自己是一个B的事实。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见天的在自己身边转悠,但却碍于性别不能表白,玉离经觉得很难过,如果他现在就表白,君奉天一定会说,你还没长大。是啊,性别都还没觉醒,谈什么喜欢啊,要是两个都是A,在一起岂不是很惊世骇俗,按照亚父的性格,怕是不能接受的。

本来按照玉离经的想法,不觉醒也没关系,这样也是一个一直赖在君奉天身边的好办法,可惜,他还有个天哥哥。

天迹神毓逍遥原名玉逍遥,玉离经就是取自他的姓,要说起来,玉离经的户口还是上在玉逍遥的户口本上的,他是君奉天的师兄,说是师兄也不恰当,他们两个自小同学,但君奉天上学年纪小,所以天生在岁数上就差了天际一头,以至于二人相处时,天迹总以此调侃君奉天,整天师弟师弟的不离口,后来在君奉天的武力威胁之下,才改口,变成了:奉天,奉天啊。整个一奉天复读机。

天迹对君奉天的想法,应该说很多人都明白,可惜双A是没有好结果的,至少,在君奉天这里,是很难有好结果的,可是即便如此,天迹偶尔还是会踩着君奉天的底线,做些无伤大雅的动作,比如言辞上的调戏,偶尔求拉手,求抱抱之类的。

若是一般人可能不会有感觉吧,毕竟只是这样看起来一般的行为,而且还是天迹这样看起来就很脱线的人做出来的,都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在开玩笑吧,可能唯一会把这样的行为当做困扰的,只有自己了。

不想看到他可以那么自然的做着自己不能做的事情,说不能说的话。

他也很想拉亚父的手啊,说喜欢他,看他无奈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宠溺的表情。

可是,不能啊,一定会被义正言辞的拒绝吧,说不定还会疏远逃离呢。

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了。

正是在这种心情的引导下,玉离经撒了个谎。

算准君奉天回家的时间,饮下事先就准备好的药品,至于药品盒子什么的,全部交给墨倾池处理掉,然后静待那人回家。玉离经早就算好了,等君奉天回家,大量的O信息素一定会给禁欲已久的君奉天很大的冲击,而第一次觉醒性别所带来的情潮,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忍的,到时候,自己就借这个理由,推到他。

直接生米煮成熟饭,怕那时候亚父只会自责,然后负责,再然后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小小的矫情一下,最后大方的答应他对自己负责的要求,happy end。

简直完美。

计划是很棒的,但奈何变数也是极大的。

话说,那天还是一个极为炎热的下午,下了班准备回家的君大教授被天迹强行塞下烧鸡,故而回家就比以前稍晚了那么几分钟,更何况天迹还在一边叨叨着说,收礼了可得请我吃饭,君大教授没办法,只得应了。在回家的路上,君奉天看见他义妹席断虹拉着自己的孩子遂无端在打车。大夏天的,蚕都热的不想叫了,更何况人?于是君奉天就忙停车出去,顺路将自己的义妹带回家。路上遂无端说想去舅舅家借本书,大人们自然不会反对,于是他们就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一起去了家里。

这厢呢?玉离经也早就备好了一切,只待君奉天进门。

门锁一开,一阵O气息直扑而来,但最先有反应的却是天迹,一看眼前的形式,无端还只是个孩子,席断虹是个B,对这类信息素从来没有太大的感觉,君奉天只得将玉离经托付给席断虹,自己带着天迹匆匆出门。

那厢玉离经听到开门声时,信息素已经附着身上已久,身体泛起的情潮刚刚好,既深陷其中又不至于无可自拔,可是他没料到的是,推门而进的居然不是自己心念已久的君奉天,而是自己的小姨——席二娘。

一时之间,玉离经感觉自己像被人从头泼了一盆冷水,尴尬,惊慌之余,立刻冲进了自己的洗浴室,锁上门,又赶忙打开接水门阀,一股温热水从花洒下喷出,淋了他一头一脸。在变故之前,玉离经就算过了,要是君奉天一回来,看见自己这样一副样子,肯定是第一反应送他去浴室,然后借助冷水让自己慢慢“冷静”,自己怎么能让这种小变故打断计划呢?所以回来之前,自己就悄悄的把门阀上的冷热换了管道。

这一下,可苦了自己了,本就情欲沾身,又遇热水袭击,一时之间,受不了冲击,居然出现昏迷之兆。身体已经极度疲惫了,一丝力气也无,瘫坐在地板上,任由热水袭击全身,放纵自己的思绪,不去管玻璃门外席断虹的呼唤。

就这样吧。

反正死不了的。

玉离经不知道自己后来有没有失态,反正等自己有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夜已深,自己也已经被人收拾妥当,躺在床上了。君奉天坐在窗边的书桌前,开着一小盏台灯,翻阅书籍,手边的钢笔还时不时的在书上坐下笔记,钢笔和纸张接触,发出沙沙的磨嚓声,静谧又美好。

利落的短发,挺拔的背脊,俊秀的面容,内敛的性格,出色的能力,多好的人啊,要怎样,要怎样才能成为自己的呢?玉离经一时无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