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笑红尘X谈无欲】带孩子日常

迟来的七夕贺文,灯火阑珊梗来自高寒gaohan大大的P图,虽然并没写出想要的感觉23333。

 

第六章:所谓下山

谈无欲准备下山的那一天,天空下了点小雨,故而没有走成,可是却被小红知道了,结果那丫头死活要跟他一起下山,说要去镇上看看,还保证自己绝对不会乱跑,乱要东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谈无欲没有办法,只得随她去了,可是她还很怕第二天谈无欲就悄悄的自己先走,表示晚上要和他一起睡,没法,谈无欲应了。

于是,小红觉得谈阿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好说话,但事实上只要撒撒娇,一般自己的要求还是可以成功的。

所以,第二天下山的时候,谈无欲后面跟了个小跟屁虫。出于对小孩子特有的喜欢,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谈无欲看到小姑娘艰难的绾发,就自觉的替她拿起了发梳,绾了个自小就会的双环,可惜没有配饰,头花。

出门的时候,傲笑叮嘱了一句早点回来,然后就在一边练起了红尘剑,也没多话。到是下山的路上,小红一直拉着谈无欲的手,时不时的摸摸发髻,怕自己走的快把绑好的发髻弄散了。显得十分的兴高采烈。

谈无欲就在山路上慢慢悠悠的走着,偶尔给小红讲解一些沿途见闻,一路上倒也不无聊。

到镇子上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了,谈无欲不禁感慨,没了化光技能,进趟城也是劳累的很啊,现在的时间肯定是不可能回去了,只好在镇上的客栈定了一间厢房,想着今天先休息,明天再买,后天回去也可以。

昆仑山山脚下的这个小镇看起来虽然不大,但却热闹的紧,街道两边的铺子不少,买的东西也多,谈无欲一身黄色衣袍,右手边牵着个红衫小姑娘,路上还让人多看了几眼,可能是觉得,这年头,道士也还能有女儿?

对此谈无欲一无所知,虽然他穿着道袍,可是他一直是三教兼修,别人对他的称呼也一向是先生,因此,他是真不明白自己别人看他的原因。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压根儿也没有发现自从自己进了镇,就一直有人观察他。

至于小红,哦,她觉得手里糖葫芦和小面人比较有吸引力。

这两人打定主意在山下安置,可苦了在山上待着的傲笑红尘,话说两人下山后,傲笑按照以前的样子,练了会儿剑,然后想起自己前天的衣物还没洗,就去把衣物拿出来,提了两桶凉水,开始洗衣服。衣服洗完后,又收拾了一下庙观。现在是冬天,天黑得早,傲笑红尘在屋里是左等人没回来,又等人也没回来,饭桌上的菜都凉了几次了。

傲笑想,谈无欲绝对不是会耽搁时间的人,且清修之人,不应该会喜欢留在那种红尘之中,于是,傲笑想,谈无欲肯定是遇到仇家了。一想到这种可能,再想到谈无欲如今的功体,更何况他还带了个小孩子,嗖的一声,化光而去,连道观的结界都忘了张。

夜里虽冷,但镇上的人却极好热闹的,不少人都在街上来来往往,街边的铺子也还开着。

谈无欲早年落拓江湖的时候,这样的软红尘世也是见过不少,所以,并不为其所动,再加上他到底是清修之人,本就对这种凡尘中事不感兴趣,所以月升之时,用过晚饭,便坐在客栈内看书休憩,小红到是对此颇有兴趣,但她不好说,只得在窗子边探头望望。这一望,就望到人群里熟悉的身影。

“阿叔,这里。”

小红探出身子,向着街道中那个眉宇间有些焦急人喊道。

听到小红的声音,谈无欲也忙走到窗边,向外一张望,就看见人群里面的显得极为出挑的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循声抬头,见得不远处那二楼角灯旁探出的身影,四目相对,焦急找寻的心有股莫名暖流涌动,昏黄角灯映衬,印象中尖锐细致的眉眼似乎也渐渐淡去,化作一团暧昧不明的光晕。

理所当然,这次的下山成了三人行。

 

山下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多了点,傲笑红尘坐在小几旁边,喝着掌柜送来的茶水,一旁的谈无欲正在和小红说话,就着山上山下哪里更好开始辩论。

谈无欲此人说话向来比较尖锐直接,能与他在言辞上一较高低的鲜矣,小红自然不敌,于是这场辩论很快就出了结果,然后小红双手握着粗糙的茶杯,歪着头想了想,说,先生虽好山林之雅,我却情钟市井之乐,即便不敌先生言辞锋锐,然先生又如何能说服我呢?

这样的问话,其实有点取巧,唯心主义思想,小红想,我就咬定市井之乐好,任凭先生如何说,自己都不认同,想必先生也就没有办法在自己这里取胜了。

听到这里,傲笑红尘皱了皱眉,一方面,他觉得小红这样的问话显得有些无赖,不属于君子作风,另一方面,又觉得谈无欲这样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也显得太过小气,所以坐在一旁,并不言语,且看他二人你来我往。

谈无欲呷了一口热茶,薄薄的热气似云烟一般袅袅升起,他说,你钟情市井之娱,我偏好山林之趣,二者本由心生,心即不同,所好必然有异,且又并非不能共存,我为何要说服你同我一样呢?

小红一愣,觉得自己的问题,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带过去了呢?于是蹙眉深思,然后过了一会儿说,先生,你耍赖。

哦~谈无欲刻意拉长声调,清亮的凤眼隐含笑意的望着小红,说,我耍什么赖了?

小红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我们话题起源,来自于辩论山林以及市井那个更好,是我先起话头,感叹市井繁华,先生反驳,说浮华太过,然后我再次反驳,如此几番,便达成现在这番局面,可论及我们本来的主题,其实是在于争论山林以及俗世谁优谁劣,可是先生给我的答案,却并没紧扣主题。先生怎可如此偷梁换柱,转移话题。

哈,谈无欲笑,说,你认为我之言辞是反驳,我却认为不过各抒己见,我无争胜之心,而你,却有夺冠之意。无欲者有得,争胜者反失,本意皆未成,不过共败矣。

随即拿起茶杯,似感慨般一饮而尽。

小红端着空茶杯,鼓着腮帮子,似乎在思考她先生说这话的意思,那厢傲笑红尘也语调怅然:不忘初心,试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尔?言语间颇有唏嘘之意,但随即又语调一转,肃然道,寻道路难,然吾辈中人仍需初心不改,砥砺前行。

谈无欲挑眉应和道:然矣。

此时傲笑红尘正坐在谈无欲对面,对方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看着对方扬眉浅笑的样子,心底也隐隐有些不可言说之感,要说对谈无欲,傲笑红尘曾经自认是颇为熟悉的,那人眉一挑便是刻薄尖锐,寡情无义,嘴一勾又是谎话连篇,难辨真假。可是如今对坐,音容再现,却是只觉对方颇有几分名士风流的意味,一时间心绪莫名。

这厢小红对初心不改四字仍旧有颇多疑问,这四字面上易解,可两位阿叔如此感概却是难以同声应和,便也对初心二字难下定论了。

好在她的困惑很快被上桌的吃食打断,但初心二字却是深埋心底,日后出入江湖之时,谈无欲曾说,小红二字为名,长辈称之尚可,若是同龄相交,却显得不够庄重了。傲笑红尘问及她心中可有计较之时,小红张口便是:解笔初心月倚红,而其佩剑,则被她两位阿叔赠名:君子不器。

愿其步入武林之后,既可以初心不改,又不会沦为迂腐之辈。

当然,现在这三人都对日后之事没有想法,眼下最为迫切的,不过备齐过冬衣物,以御严寒。是以匆匆吃过饭食之后,便来到这山脚镇上少有的几家裁缝铺子。

 

谈无欲身量不算高挑,但好在比例甚好,去除身上宽大的外袍之后,很是有几分纤弱之感,裁缝细细量过身材之后,说山脚之人,体型大多高壮,成衣怕是不合身,定做的话,则需要月余。

谈无欲蹙眉,还没来得及出口询问是否可以加急,傲笑红尘便开口道,如果只是成衣改一下尺码,是否可以尽快。

裁缝铺老板点头,说当然可以,只需两三日便可。

于是两人挑了两件成衣应急,又定下制定冬衫两身,约定了交货日期,留下定银便缓步离去。

裁缝店开在闹市,街边人流繁多,货物琳琅,小红初来乍到,很是新奇,拉着谈无欲的手,直往人多的地方凑,谈无欲无奈,只得跟随,小红身量娇小,且自幼习武,即便在拥挤的人群中,也显得很是灵活,反观谈无欲,先天日久,早已习惯离群索居的清净,突然进入这么吵杂的人群,居然有些反应不及,再加之这些人只是普通百姓,步履匆忙毫无章法,也无法像对武林中人那般加之应对,一时间显得有些狼狈。

越往道路中心前进,人潮便越是拥挤,一个不察,人潮便冲散了小红和谈无欲紧牵的手,谈无欲脚步顿时受挫,身体却仍受前倾之力影响,慌忙间只得伸手就近一抓以期稳住身形,好在傲笑红尘紧跟近左,及时伸手回应,便将谈无欲扶住,再顺势往自己身边一带,御气相隔,二人眨眼便已退出拥挤的人潮。

小红与谈无欲松手刹间,便急忙要回头寻找,可此时已到路中心,哪里还允许她逆流?傲笑红尘怕她逆行受伤,只能以手示意让她随人流而动。

等小红脱离人潮之时,已经隔闹市颇有一段距离了。稍显丧气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左顾右盼等待来人,好在傲笑毕竟高人,不过须臾便携谈无欲赶到。

小红一看来人,便急急忙忙跑过去,抱住二人,显得即抱歉又委屈。显然,她也看到了因为自己执意往人多的地方前去,害得她先生差点跌倒,受伤,因此极为后怕,内疚,可人群之中独自一人随波逐流,又年幼非常,难免害怕委屈。

思及此,两位老人家也只得连声安慰了。在随人群流动之时,由于身量矮小,难免会被人挤压推搡,现下也是发髻散乱,衣物褶皱非常,眼圈发红确是不肯掉一滴委屈的泪水,好在这里虽然不复刚才那段路繁华热闹,却也并非冷清,花灯,络子等小物件也是十分之多,谈无欲向不远处的一位小姑娘那里买下了一把牛角梳和几只精致的发带绢花,起手便又为她绑了双环,配上漂亮的发带绢花,把小红映衬得更加秀丽可爱。

收拾整齐之后,小红也不难受了,拉着她傲笑阿叔的手,笑说,阿叔刚才好厉害呀,要不是阿叔扶住先生,先生就会受伤了,以后我们再来这里,阿叔就一边牵着我,一边牵着先生,这样我们三个就不会走丢了,等我长大了,也就一手牵着先生,一手牵着阿叔,这样我们三人就能一直在一起,一起来这玩儿。

似乎是受到了小女孩兴奋情绪的影响,傲笑红尘也是眉眼含笑,谈无欲听着小红的童言稚语,心里也是感触非常,三人因傲笑结识,又要因小红而相守吗?

谈无欲挑眉,看着一旁的白发剑者,自己对他自认是了解非常的,从以前,到现在,但那都是对其抱有一定目的的了解,若是对其毫无想法,单纯相处,自己对这个人又有几多了解呢?

谈无欲看着傲笑红尘,明明还是白日,脑海中却意外的浮现出,昨夜那人突然出现在街市中的画面。

灯影重重迷乱,人潮几许遮掩,可是却仍旧能在众多阻碍中一眼看见那人,眉目深邃,英气斐然。花灯点照,红尘为景,确是少了几分高人风姿,多了几许侠概之气,果真是君子凛凛啊。

谈无欲摇头慨叹道,别的不了解,至少这英气的样貌,自己是从来就欣赏非常的,笑。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