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4)

章四:偶听闲言相思起

秦假仙找业途灵吃晚饭时候,被告知那小子在图书馆学习,吓得他差点丢了自己的手机,匆忙跑过去看,别说,那小子旁边摞着一大摞书,手里也是在写写划划,看起来还真是在努力学习的样子。

秦假仙觉得有点欣慰,老小终于上进了。

业途灵选的位置有点偏僻,现在开学不久,图书馆人少,空位多,再加上周围又都是一些专著类书籍,少有人来,秦假仙径直走过去,拿起他家老小勾划的笔记本,一看,我勒个去,辣眼睛啊辣眼睛,上面以谈无欲为中心,周围布满了一圈人的名字,乱七八糟的打着各式各样的箭头,一看就不是正经东西。

你一下午就在做这些?什么玩意儿啊这是。秦假仙一脸爸爸很失望的表情打量着业途灵。

业途灵扯过自己的分析稿,塞给秦假仙一本分析人类性格的,一看就不靠谱的书籍,说,大仔,我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秦假仙不置可否,拿着书左看右看,就是没勇气打开,点点头,示意业途灵继续往下说。

业途灵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说,我发现谈无欲爱恋的人,其实是——傲笑红尘。

啪……

一本书籍落地,在安静的图书馆角落,显得分外清晰。

站在书架背面还书的男子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

秦假仙捡起书籍,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立刻否认。

那边业途灵却不在意自家老大的反应,你听我分析嘛,我是有依据的。

有什么证据你说。

傲笑红尘站在两米半高的书架后面,生生被业途灵的话吓出了一声冷汗,这怎么可能,胡编乱造的吧。

虽然理智分析告诉他,这肯定是一个误会,但脚却像被人打了麻醉,定在书架后面听业途灵的分析。

那边业途灵装出一副大侦探的样子,做作的开始分析说,昨天晚上我们出去聚餐,阴无独向谈无欲表白不是嘛,后来谈无欲拒绝了,说他自己心有所属,当时我还以为他说的是龙宿,可是今天中午不是知道那是个幌子吗?所以龙宿排除,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当时谈无欲说的话,他说那人和他高中相识,都热爱文学,现在又有幸和他一个专业,满足这些条件的有谁?就是傲笑红尘啊,他们是高中同学啊,而且傲笑红尘还在我们编辑部,上次霹雳大学的月刊还刊登了他的文章,谈无欲的也上了,所以你看,肯定是都热爱文学的吧,刚好还是一个专业的。虽然一中上霹雳大的也不少,但满足所有条件的,就只有他了。你觉得我分析的怎么样?

秦假仙嗤笑一声,说,就算是这样吧,那你知道谈无欲的性格吗?那人向来有话直说的,他既然喜欢傲笑红尘,为什么不向他表白啊。这不符人物设定啊。

你听我继续分析嘛,业途灵打开水杯,递到秦假仙手中,在后面偷听的傲笑红尘打算转身就走,对,秦假仙说得对,肯定不可能,可才转身,又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就走,什么状况都没有搞清楚,显得自己似乎是怕了一般,咬咬牙,又继续听下去。

我刚开始也是想不通的,谈无欲也算坦荡的人,除了喜欢和素还真较劲儿,其余事情,没道理藏着掖着,可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素还真不是说了吗?他们在高中的时候和傲笑有过过节,谈无欲肯定不好意思啊,而且,我还找以前的一中朋友问过了,听说傲笑红尘以前喜欢过一个妹子,后来被谈无欲给搅黄了,我那朋友和傲笑红尘谈无欲他们是一个班的,消息肯定准确,你想啊,有这样的事情在前,谈无欲哪里好意思表白。所以昨晚上才说他和傲笑都是神女有梦,襄王无情啊。

秦假仙扯着嘴角,一张脸要笑不笑,活像看一个白痴,附和着说,原来如此。

业途灵觉得自己得到了大仔的承认,自顾自的开始脑补感叹,说,你是不知道,昨晚我们学生会的一起去聚餐,谈无欲表白后可还说了,爱他,至死不渝。哎,你想想看,这人得多苦啊,喜欢一个人,却因为多年前的手段激烈了些,导致如今两人相见陌路,你说,谈无欲是个什么心情啊。会不会每晚都咬着铺盖角默默哭泣,哎,真是可怜可叹啊。

那边傲笑红尘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书,听完业途灵屁也不是的分析,内心激起了巨大的波澜。

难道他……

真的喜欢我?

似乎被这个结论吓到了,傲笑红尘再不允许自己听下去,转身就外走去,后面的话是一个字都没听到。

而那厢,秦假仙看着业途灵的自我陶醉,说,谈无欲是不是可怜可叹我是不知道,但你若是敢把这乱七八糟的推测给谈无欲他们说,我保证,今晚咬铺盖角的默默哭泣的人会是你。

诶,大仔,我就随便一说啊。看见秦假仙转身要走,业途灵收拾收拾赶忙跟上,说,你别不信啊,我今天可看见了,谈无欲从背后抱着傲笑红尘,死活不让对方走来着……

秦假仙一把捞过业途灵,说,你确定他两个不是打架打得难分难解?

不会吧,打架的话,龙宿还能在一旁看热闹啊。而且你不知道,傲笑红尘脸都羞红了,谈无欲就那么紧紧的抱着人家,你说,会不会是表白失败了呀。

秦假仙翻了个白眼,压根儿没听业途灵的唠叨,说,就他们高中那点事情,我昨儿就打听清楚了,压根儿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坚持自己的话,不如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要是谈无欲和傲笑红尘在一起了,我请你吃一个月的早饭,但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你就请我吃一个月的早餐怎么样?

那我岂不是太亏了。

哎呀,老小,别在意这些细节嘛~

可是……

…………

 

 

阿嚏,谈无欲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抹了把鼻涕,继续吃着手里的冰棍。

我说老谈,你不会是感冒了吧。那边疏楼龙宿洗完澡,拿了块帕子搽头发,听着谈无欲接二连三的打喷嚏,搽鼻涕,心里有点担心,不该下午的时候吃冻西瓜又吃那么多冰棍的。

没事儿,感冒就感冒吧,睡一觉就好了,大热天的,怕什么感冒呀。

龙宿见谈无欲不甚在意,再加上也不觉得是什么大病,只说,那你早点洗了睡吧,别又熬夜了,明早可是寂寞侯的课。

行,等我吃完这根冰棍就去。

那厢,傲笑红尘也是辗转反侧一宿,脑子里想着的全是,他怎么能喜欢我呢?怎么会喜欢我呢……

那我该怎么回应呢?

不,我得拒绝他,我和他之间绝对没有可能。

对,肯定得拒绝。

打定了主意的傲笑红尘迷迷糊糊的入睡了,做了一晚上的梦。

一会儿谈无欲对他表白了,他尴尬着不知道如何应对,结结巴巴的拒绝了人家,可一转眼,又看见那人躺在床上,委委屈屈的咬着被角,一副林黛玉似的表情,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以前是我错了还不行吗?后一下又变成了那晚上的酒席,那人坚定而又包含深情的声音,我爱他,至死不渝……

晚上睡得晚,又一直做梦,早上起来的时候,自然头脑昏沉,君枫白在阳台上刷着牙,听到动静往内一看。

哟,红尘,今儿怎么这么晚啊。

傲笑红尘不好答话,囔囔着回了句,没睡好。

君枫白也没在意,笑着调侃了句机器人也有停电的时候,哈哈。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