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笑红尘x谈无欲】带孩子日常

第三章:所谓游戏(一)

上次结尾说道小红妹子对于自己的生活也是比较满意的,为什么呢?实在是谈无欲这个人太过多才多艺了,比之傲笑红尘,实在是不知道高了几个段位。

我们前面说过,小红妹子没有别的爱好,就好跳点皮筋,以前傲笑红尘一个人带她,忙得很,自然没办法带着她玩,姑娘懂事儿,就自己玩,可是现在又来了一个人,没道理还让自己一个人玩啊,所以在傲笑下山采买的时候,小红练完了剑,又写完了谈无欲布置的作业,拿着自己的皮筋到了庭院,谈无欲坐在窗边,以为这姑娘又要开始跳皮筋儿玩了,也没甚在意,小时候谈笑眉和冷水心也爱玩这个。

没想到这姑娘把跳绳弄好后,走到谈无欲的窗前,说,谈阿叔,一起玩儿。

谈无欲抬眼一看庭院里崩好的皮筋,手里的笔没停,说:自己玩儿。

小红站在窗前,两只大眼睛直直的把谈无欲望,可怜兮兮的紧,也不说话撒娇,只把谈无欲望得缴械投降。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说:我不会这个啊,又怎么陪你玩呢?

这话就是明显的说谎了,谈无欲还没成先天高人的那会儿,还只有小红那么大的那会儿,谈笑眉就喜欢拉着自己的哥哥陪自己玩,谈无欲虽然表面上对谈笑眉挺狠的,但其实内里很疼她,只不过不是谈笑眉希望的那种,所以谈无欲其实是会跳皮筋的,本来按照一般人而言,那都不知道是作古多少年的事情了,但他谈无欲从小就有个优点,那就是经历过的一定不会忘记,所以哪怕多年已经过去了,但会的还是会。

小红站在窗前,双手撑着窗沿,探进脑袋,说,先生曾言,来而不往非礼也,先生来此多日,于小红教导颇多,今日就让小红教先生跳皮筋吧,以表达对先生近来照顾之情的感谢。

谈无欲看着窗前的鸡窝头,配上那一本正经的小表情,抽了抽嘴角,感叹现在的小孩儿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傲笑红尘手里提着几大包回来的时候,小红和谈无欲正在庭院里面跳马兰开花,小红一边跳还一边念着: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谈无欲跟在小姑娘后面,心里想着,这首儿歌倒也是经久不衰,当年冷水心跳的是这个,现在小红也是跳这个。由于有了长足的经验,跳起来也不吃力,反而跳的比小红还好,一时之间逆转了情形,本来说好是被教的那一个,后来反而成了他带着小红在跳了,进门的傲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形。

那个穿着明黄色夏衫的男子,发髻半绾,左手拉着红色衣裙的小女孩,眼底含笑的领着她跳皮筋,有时候小姑娘跳不高,过不了皮筋儿。他就提着小姑娘,小女孩顺势往上跳,嬉戏的笑声传进傲笑的耳朵,大概,很久,没有听到这安静的地方有这样的笑声了。

一直以为小红是个安静的女孩,原来,她还可以这样啊,站在门边的傲笑红尘恍然。

这时小红也看见进门的傲笑,高兴的朝他跑去,一把抱住傲笑,然后又拉着傲笑往庭院中走,说,阿叔,一起玩儿。

谈无欲有点尴尬,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一先天,呃,好吧,曾经的先天,在昔日的仇敌,现在也算不上好友的人面前跳皮筋儿,真是太丢面子了,这就好比当年当着白无垢的面被阴无独逼婚,不好意思之余,只好侧过头,假装没有看见傲笑。

傲笑被小红拉着,不得已放下了手中的大包小包,跟着她来到了庭院,然后这妹子左手拉着傲笑,右手拉着谈无欲,口里念着:我们重新开始,一起跳,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

谈无欲没法,只好凑活着跟着,那边的傲笑确是实在不会,只得在一旁手忙脚乱的,觉得这跳皮筋儿的难度比之红尘剑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这慌乱的样子成功的取悦了谈无欲。所以在他回头,想看看小红怎么跳来着的时候,就不经意间对上谈无欲那双隐含戏谑的眸子,看着对方向上扬起的嘴角,好似平日里清冷的面容也变得鲜活了起来,一时之间,傲笑的脑回路开了。

原来谈无欲喜欢跳皮筋儿啊。

自从上次和谈无欲跳过皮筋儿后,小红成功的被谈无欲给迷住了,小红觉得谈阿叔真是个厉害的人物,不仅会做饭,会读书,会写字儿,会画画,还会弹琴,吹箫,下棋也厉害,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傲笑叔叔也会做,可是她谈阿叔有一项技能是她厉害的傲笑阿叔也做不到的,那就是跳皮筋儿,小红从来没见过哪个大人会跳皮筋儿,除了谈无欲。

于是在日后,小红除了向谈无欲请教功课,也还请教他怎么跳皮筋儿,但每次先生就只会说:熟能生巧,小红要好生努力啊,或者说:和相同水平中的人一起合作竞争也是练习的一种,小红不妨去找找傲笑先生,你们二人合作竞争想必会取得不错的成绩。

可是小红不敢去找傲笑,只好去磨谈无欲,一会儿说:先生,我这里跳不好,教教我嘛。一会儿又说:阿叔,我们一起玩嘛,好不好。更有甚者,她拿着傲笑偶尔下山去,给她带回来的小礼物去贿赂谈无欲,说:先生,我给你一件礼物吧,然后献宝似的把傲笑给她买的小面人递到谈无欲面前。谈无欲无奈,偶尔实在被缠得受不了,也只好拉着她陪着她,感叹自己对小孩子是在没有办法硬起心肠。

等到有一天,傲笑再次下山,回来后给小红带了一根新的皮筋儿,说,你以前那根旧了,换根新的可以玩得久一点。

小红高兴地拿在手里,拉着她傲笑阿叔的手,说着自己下午在家的所作所为,傲笑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听到搞笑的地方,也会跟着笑,衬秋日的黄昏,气氛到很是融洽,谈无欲坐在廊下的木板上,思考着棋局,傲笑拿下背上的红尘剑,走了过来,说,此次下山,带回皮筋三两根,小红稚弱贪玩,甚迷于此戏,在下实不精于此道,观近日以来,先生似有此爱好,倒解了我一大难题,居山日久,虽好山林之乐,但偶尔也会觉得太过寂静无聊,我尚且如此,更何况小红呢,先生若不嫌弃,还请在此常住。

谈无欲看着廊下的傲笑红尘,迎着夏日的夕阳,一副正经庄严的表情,明明是商量的言辞,却硬生生给人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再加上左手提着的红尘剑,好吧,这样的武力值,谈无欲表示,没有废功的时候尚且承受不住,现在更加承受不住啊。

于是,点了点头。可是……谁有爱跳皮筋儿的爱好呀。傲笑红尘你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掀桌。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