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笑红尘x谈无欲】带孩子日常

第四章:所谓游戏(二)

谈无欲觉得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小红的爱好必须得到应有的净化和提升,怎么能够老是这么幼稚呢?所以这一天的下午午休过后,谈无欲站在庭院里,对着小红说:小红,你玩过纸鸢吗?

小红一脸呆萌的望着谈无欲,老实的摇了摇头,说:纸鸢是什么?

纸鸢啊,又称风筝,……谈无欲以他的博学和口才,将纸鸢是何物讲得透彻繁琐,其实就一句,放天上玩的。

果然,小红被勾起了兴趣,闹着现在就要放,谈无欲只好安慰道,说得先做纸鸢才行,于是这师徒二人下午的跳皮筋儿时间就改成了手工课教学,索性谈无欲自小就很会这些,本来由于时间仓促,他只打算做一个最简单的,可是被路过的傲笑看见了,然后摆出一副很是感慨的样子说道:你们在做纸鸢啊,嗯,这个季节放这个也不错。

谈无欲点头,本来他也没想到做个纸鸢转移小红的注意力的,昆仑山地处西北方向,这里雨水不算充沛,纸鸢这种东西一般得用竹为骨架,细致一点的,也可以用细铁丝,可是这两样东西,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都不属于容易得到的类型,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谈无欲发现道观附近的一个水塘处,稀稀疏疏的长着几笼竹子,看得出来以前应该是有很大一片的。

这片竹林谈无欲知道。记得很久以前,小太一刚刚来到昆仑,不是很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号前辈为了安慰他,就特意栽种了这片竹林,这竹子本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为了让这些竹子存活,前辈也是费了一番心力,可是现在也荒废了。

其实也很好理解,没有强大的外力进行挽留,不该存在的东西自然会消失。

谈无欲不是悲春伤秋的人,所以也就愣了一小会儿,觉得以前那篇葱郁的竹林毁了有点可惜,可现在的情况自己也无力让这些东西起死回生,所以拿出自己的凛月剑,把仅剩的几颗存活得分外艰难的竹子一并砍了,累死累活的拖回了道观。

也不知道号前辈要是知道他精心栽种的竹子被人砍了是什么样的心情,估计只会叹息一声,然后说:天道轮回,顺其自然吧……

面对傲笑红尘的自说自话,谈无欲和小红都没有回答,显然他也不需要回答,又接着说:我记得这纸鸢有很多种样式,以前去过一小镇,整个镇都是做这个的,他们那里每年还有纸鸢会,每到大会的那几天,整个镇的大人小孩都人手一只,在一片空地上放起,有蝴蝶的,蜻蜓的,还有凤凰,燕子,满天都是,倒也十分壮观。

真的吗?小红显然被那些美丽的样式吸引了,追着傲笑问蝴蝶有没有红色的,有多大,飞得高不高,一旁的谈无欲一听这话,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心里直道,傲笑红尘可真是自己的煞星。

果然,小红拉着谈无欲,说,我们也做一个蝴蝶好不好,要红色的,飞起来一定会很漂亮的。

谈无欲无奈,说:我们的材料太少了。然后暗地里瞪了傲笑红尘一眼。可惜对方没有接收到,坐在庭院对面的沿廊下,抚琴,一派潇洒,当真君子凛凛。

那,我们做一个小一点的好不好?小红拉着谈无欲宽大的衣袖,还一边摆动,声音软软的,一双大眼睛直直的把谈无欲望,杂乱的头发衬着还算可爱的面容,竟隐隐有几分小时候谈笑眉的影子。

那时候,谈笑眉尚幼,母亲去得早,父亲为了生计在外忙碌异常,家中常常只有自己和小妹两人。

那时候,谈无欲自己也很小,妹妹更别说,不知该如何打理自己的二人,头发也是乱得很。

那时候,谈笑眉看着隔壁女孩的双马尾,心里喜欢,可是自己又不会,又不好意思让人家帮忙,只能假装自己其实不喜欢,后来被谈无欲看出了,就自己操手给妹妹绑了双马尾,可惜效果实在不怎么样。

那时候,谈笑眉还是会很高兴很自豪的同自己的朋友说这是我哥哥给我绾的。

后来,父亲也死了,原因不清楚,只知道有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个人,说,你爹死在外面了,临死前让我将你们兄妹两个托付给你一亲戚。后来那个人就带着他和小妹到处找那个所谓的亲戚,但是没有找到

再后来,那个人说:你看,你那亲戚估么着是找不到了,我看你小子根骨还行,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收你为徒弟。不说别的,至少不用这么东奔西走不是?

谈无欲左边拉着自己的妹妹,说:那笑眉一起吗?

八趾麒麟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说,女孩子学什么武,好好在一边呆着,乖乖长大嫁人就好。

谈笑眉紧紧的抓着谈无欲的手,小声的叫着:哥哥。

一张小脸脏兮兮的,配上乱蓬蓬的头发,两只大眼睛黑白分明的望着谈无欲,显得极是可怜。

可是那边八趾麒麟又开口了,说:我会帮你妹妹找户好人家寄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然后谈无欲就跟八趾麒麟走了,走的时候,谈笑眉拉着谈无欲的手不松,两只眼睛一直流泪,说,哥哥别走,又说,我以后会很听话的。脸被哭得花一块白一块的。

收养的那户人家,开始还安慰一下,后来也不太耐烦了,觉得就这么回事,这小妹子也哭太久了,谈无欲也就只好站在一边,反复的说,我会来看你的,别哭。

可是谈笑眉不听,只是反复哀求谈无欲别走,别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

谈无欲那时候也小,拿不定主意,只好望了望八趾麒麟,但八趾麒麟只说,天要黑了,再不走就不好赶路了。

谈无欲想了想,然后开始掰谈笑眉抓住他的手,谈笑眉的哭声一下就放大了,抓人的力气也大了起来,像是要把手指深深掐进谈无欲肉里,谈无欲只好使了更大的力气,终于,谈笑眉力气小,被谈无欲掰开了,然后转身就向八趾麒麟的方向去。

那边谈笑眉被掰开的一瞬间,就哭得跟死了亲娘似的,抬脚就往谈无欲的方向追去,可惜被人给抓住了,无论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又哭又闹的,她叫,哥哥,别走。也叫,谈无欲,别走。可是那个人到底还是走了,无论她怎样恳求,他还是走了。

后来谈笑眉就想,

他不要她了,

又想,

他怎么能那么狠心,

不要她呢?

后来耐不住小红的缠,谈无欲只好把本来准备做竹笛的材料用了起来,做了一个小一点的红蝴蝶风筝。

纸鸢成型的那一刻,天色已经不早了,小红高兴得拿着它,在院子里面模仿风筝放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十分高兴,谈无欲只好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朱笔,开始收拾一地狼藉。

谈阿叔,我们明天去放吗?

嗯。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