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傲谈】都是误会惹的祸(完)

这文终于完结了,我可以开新坑了(遥遥无期),开心✿✿ヽ(°▽°)ノ✿,转圈圈~

谢谢各位道友一直以来的支持,不然应该会坑吧~

这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可能是因为是出于有结局才有的脑洞,所以行文过程中也总有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但,总算还是写到了行文的初衷,对,就是傲笑给谈仔占座买早餐的情景,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于上学时候班里有对情侣,男孩很喜欢那个女孩,每天都给女孩占座,买早餐,虽然自己是个学霸,很少和女孩坐在后排,但对女孩的爱,绝对满满。惹得我们这群单身狗艳羡不已。

然后就想,如果这俩个人也谈恋爱了,也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是不是也会这么宠着他呢?不需要像电视剧里那样夸张的浪漫,就是生活中里一点小小的事情,也该也会很幸福吧。

…………………………我是分割线…………………………

 

第十三章:

 

就这样,接下来几天,谈无欲和傲笑红尘又恢复到了以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几次遇见了,谈无欲还打算招呼一下,解释解释,转眼傲笑红尘就绕路而行,一副见着鬼的样子。

这让谈无欲有点小受伤,以前不是这样的,居然有点不习惯了,明明相处也不是很久啊。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又过了几天,有些事情积压越久越不敢面对,他现在都不太敢出门了,一出门,感觉很多都一副同情的表情看着他,当然也有看他不贯的表示幸灾乐祸,似乎是自己甩了他,谈无欲这时候才觉得好像是有点丢人。

这天他照常躲寝室,突然寝室门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以为是龙宿,裸着上半身就去开门,结果居然是傲笑红尘,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显然傲笑红尘也被他的狂放不羁给吓着了,呆在当场,稀里糊涂的被谈无欲拽进了屋里。

他随便往身上套了一件黑色t恤,说:“你坐,我们两个需要谈谈。”

可傲笑却没听进去,看见谈无欲穿戴整齐后,就忙忙先发制人的问:“你,你这人,怎么能在外面说我坏话呢?”

原来义正言辞的质问,现在这么一闹,似乎也有点底气不足了,傲笑红尘心里直说运气不好,遇见这人就要倒霉。

这话到把谈无欲问懵了,怎么又被冤枉了啊。

不想再生误会,谈无欲连忙否认,说:“没有啊。”

傲笑红尘瞥了他一眼,问:“你在外面到处说是我甩了你,搞得好像这事儿是我闹的,你什么意思啊。”

谈无欲也很奇怪,怎么会到处说呢?明明交代的是问起才说的呀,啊,呸,这不是重点,重点难道不是甩人的比被甩的有面子吗?

这边谈无欲还打算解释一下,那边傲笑红尘却没打算继续,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后,又扔下一句:“你以后注意一下,我们之间,本来也是个误会,你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污蔑,要是还有下次,我,我……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放完狠话后,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看着谈无欲手足无措的站在对面,傲笑红尘硬硬的说了句“再见!”

转身“砰”的一声带上了门,成功逃离。

呼……

傲笑红尘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正常了,哎,算了,谁还没失个恋呢?深吸一口气,没关系,很快就会习惯的。

谈无欲听完傲笑红尘的话,还没来及辩解一二,人就如旋风一般走了。

靠,居然忘记锁门了。

傲笑红尘的突然到来,似乎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微妙平衡,于是谈无欲稍微收拾了一下去敲傲笑红尘寝室的门,开门的却是君枫白,君枫白一看他,就摘了打游戏的耳机,说:“你是来找红尘的吧,他这个时间一般都不在寝室,应该是在图书馆三楼专业书那里。”

谈无欲也有点尴尬,忙说谢谢就打算离开,没成想君枫白却没关门的意思。

“谈无欲,你也别怪红尘了,我虽然不太清楚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红尘还是很喜欢你的,你可能不知道,他这人内敛的很,喜欢也不知道怎么表达,上次你们去蒿棘,他做了好久的准备,一晚上都在想这么安排,听说要见你亲友,他也是准备了好久,生怕给搞砸了,虽然都说是红尘,嗯,那啥的,但如果只是一点小误会的话,解开就好了,红尘人其实很好,真的,我不骗你,绝对不说虚话。”

谈无欲站在门边,听着君枫白给他叨叨,要说他两个绝对不熟……至少没有龙宿熟,龙宿对这人的评价是:没什么心机,就一普通直男。可现在看来,人也不见得就真的直男。

“嗯,我知道,他自然是很好的。”

“嗯,那你去找他吧,说实在的,他这几天情绪不好,做人朋友,我还有点小心疼。”

 

 

辞别君枫白后,谈无欲就往图书馆方向去,好在图书馆离他们宿舍不算远,要不这一路的太阳,他还未必愿意出门。

当然,这是玩笑话,事情摆在眼前了,肯定得去解决才行。

霹雳大学的图书馆从正对食堂方向的新图门进是打负二楼起底的,前面一排白杨树,一块绿草坪,大热的天,太阳一照,挺拔的小树苗和被晒得和狗一样的国家栋梁们形成鲜明的对比。

人不如树啊。

这句话还是军训的时候教官说的,当时激起文院男生的求胜之心,纷纷表示,自己肯定能站得如同风雪中的小白杨,当然,最后只有傲笑红尘做到了,至于他,哎,偷奸耍滑磨洋工,压根儿就没被这句话激起什么雄心斗志。

事后,他和疏楼龙宿两个还鄙视傲笑红尘,说这人可真傻,军训除了2个学分,也没什么明显的好处,干嘛这么认真。至于结果……有点惨烈,日后的某一天,他和龙宿又和他发生了冲突,龙宿克制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决定出手教训这小子,他自然要和龙宿站在一边,然后就军体拳给反教训了。

MD,这个战斗力报表的男人。

图书馆有空调,来的人还比较多,而且文学院这层因为小说比较多,也一直是光顾重点,来来回回找了几遍,才发现角落里的傲笑红尘。

这边还在心不在焉看书的傲笑红尘突然感觉一股热气袭身,一看,旁边的谈无欲喘着气坐在他旁边,身体比大脑更快行动,起身就准备走,可谈无欲比他动作还快,一抬腿就抵在了墙上,堵住了傲笑红尘的出路。

感谢谈妈从小非逼着他去学舞蹈,身体比较软,高抬腿小菜一碟。

“你……你到底想干嘛?”傲笑红尘有点恼火,他选的位置靠墙不靠窗,是一个三角地带,出入都只有从旁边的位置,现在谈无欲一拦,除非翻桌,否则是出不去的。

可是,这样动静太大了,会引起很多人注意的……

“我没想干什么,傲笑红尘同学,你千万别误会,我就是来谈谈的。”

这话倒也合情理,傲笑红尘想了一下也就坐下了,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歪过头不理人。

谈无欲侧身望他,也不在乎他这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说:“你要不想说就算了,我来说。”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产生这个误会的,虽然现在可能并不重要,但我在这儿跟你说声抱歉,至于你说我到处说你甩了我的事情,其实吧是这样的,我是觉得甩人比被甩要面上好看点,我真没想害你。”

“嗯……我知道了……反正都是误会嘛,我了解了。”

“你了解了什么?”我自己都不太了解。

这话倒是把傲笑红尘问迷了,了解了什么?当然是……这都是误会呀,还能是什么。可被谈无欲这么一打岔,居然还有点不敢肯定自己的答案了,不行,不能这样。

“就是,就是误会……的事儿啊”惨,说不出口。

这一通别扭,倒把谈无欲弄笑了,真没想到傲笑红尘可以内敛到这份地步,低着头,脸红得都可以滴血了,突然觉得好萌怎么办。

“你是说交往的事儿吧,这事儿吧以前可以说是误会,但以后嘛,可就未必了。”

……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其实也有点喜欢我吗?”

这句话瞬间刷新了傲笑红尘的三观,立马转过头反驳:“你这人……那我还说是你喜欢我呢。”

“对呀,我就是喜欢你呀~”

哄的一下,原本正常的脸色突然再次红了起来,比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觉得其实我还是蛮喜欢你的,虽然我们之前的交往有些误会,但这不重要,我这人不太喜欢纠结以前,未来才是我在意的东西,你如果也还喜欢我的话,我们可以现在再再一起。你觉得如何?”

……

…………

 

 

冬天的晨课时间早,天还没有很亮,傲笑红尘又是第一个来到教室,从服务台拿了钥匙开门,打开门率先走到后排,将手里的书放在那边,算是占了两个座位,又放了一瓶热豆浆在其中一个座位上。

这时又陆续有同学到来,看见他这样很是习以为常。

“傲笑,又给你男朋友占座啊,每天都要喝豆浆,谈无欲他喝不腻吗?”

无论几次,每次听到别人调侃他和谈无欲的关系,还是忍不住有些害羞。

但再害羞,还是得硬着头皮回答。

……

“是啊,他,比较喜欢喝这个。”

 

 

(完)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