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掩红枝

霹雳金光双修党

【杏默】校园初遇(2)

本来没有的,但昨晚遇见的事儿实在太好笑了,忍不住变成了这样……

正文如下:

自从那日被默苍离给抢白一番后,杏花君就死心了,算了,反正厚脸皮不过默苍离,他也索性想开了,不就是送上楼吗?那他就每次最后一个送他的,这样自己就当回寝室带一份饭了,也不白费劲儿。

后来似乎默苍离也知道了这事儿,干脆不在APP上点外卖,直接电话联系杏花君,告诉他自己要吃什么,他给他带一份就是了。

如此一来,二人虽非同班同学,但却也甚为熟悉。日后杏花君回想起来,每每都要叹一句时运不济,自己被默苍离蹂躏的日子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每周四学校下午会整休半日,全校师生都没有课,默苍离和杏花君都是上午只有一节课,10点30分就下课,这时候点外卖肯定不是杏花君来送,自己若是回宿舍则还要下去亲自拿,好烦,不如在食堂吃了再回宿舍。

这边杏花君也习惯了他周四不点外卖的习惯,而自己这时候回去,等会儿还得去上班,也觉得麻烦,不如吃过饭后去图书馆坐坐。

默苍离行动慢,今天来的时候竞日孤鸣说要去找千雪,就没跟来,一个人在空荡的食堂吃饭,杏花君打了饭菜也见了他。

“一个人?”

默苍离抬头一看,又低头吃饭:“恩,坐吧。”

虽然早晚天天两次见面,但说起来他们也真不算很熟悉,他突然有点后悔坐过来,这人一看就不好说话,自己干嘛还要过来呀。

这边杏花君食不知味的胡思乱想,那边默苍离确是欲言又止。

“杏花,你……和温皇同班?”

默苍离没话找话。

“啊,神蛊温皇吗?”

杏花君一提起这个人就没什么好气,“真是气死死人了,这家伙上次哦,居然偷我作业去交,结果害我没得交,被鸩教授骂了一顿,真是特别想打他一顿啦。”

“怎么?你认识他哦?”

默苍离摇摇头,说:“竞日孤鸣的侄儿认识他,我和他不熟。”

杏花君挠了挠头,似乎在理清这复杂的关系,“姓孤鸣啊……你是说千雪孤鸣吗?那家伙的似乎是药剂学的啊。”

默苍离无法可说,他对这些人也不熟悉,之所以说这个不过是缓解一下尴尬罢了,果然,很快杏花君就叽叽喳喳的说起他们医学院的人和事儿。
默苍离表示……听不懂,不过你说你的,开心就好。

如此这般,两人倒也吃得比较愉快,图书馆的路和回寝室的路是一条,两人又只好结伴而行,默苍离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又看看身边的人,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

这倒把杏花君弄得有些古怪:“怎么啦?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听见这么问,默苍离才开口:“杏花……你,衣服穿反了。”

杏花君:“……”

“哼,不懂了吧,小爷穿的是潮款,就是翻面的。”

这衣服本来也不是杏花君买的,是他那个妹妹送给他男朋友的,可谁知他男朋友太壮了,穿不下,这才送给了他。

他想着不穿白不穿,也就套上了,可这已经是今天第5个人这么说了,郁闷,这群不懂时尚的糙老爷们儿。

默苍离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慢慢的和杏花两人往宿舍方向走去,就在要分路的时候,默苍离叫住了杏花君。

“杏花……”

“干什么(=_=)?”

“……你领口上的商标是露在外边的。”

“……”

“默苍离,你大爷的,你不早说!!!”

(完)

评论(7)

热度(12)